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712章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4-10-27 19:36      字数:3241
热门推荐:
    很长很长的接吻,李伟杰将自己的唾液送进沈墨浓的嘴里,她倔强地拒绝着,而喉头在发出动情的嘤咛之声,同时无处可逃,矜持的身体深处在羞赧地半推半就,放弃抵抗,眼睛紧闭,美丽的睫毛微微颤抖。

    沈墨浓微张樱桃小口,一点点伸出小巧的舌头,李伟杰以自己的舌尖,触摸着她的舌尖,并划了一个圆。

    她闭着美目柳眉深锁,不自觉地从喉咙深处发出呻吟,并不是只有单纯的甘美的感觉而已,那甘美的感觉由舌尖的一点,散布到舌头以及口腔,各部位也都觉得热呼呼的。

    沈墨浓已经玉体酥软,娇躯乏力,李伟杰顺利地将她按到在沙发上。

    “大坏蛋,你坏死了。”

    沈墨浓眉目含羞地捶打着李伟杰的胸膛娇嗔道:“每次都欺负人家,今天不行啊!今天你喝了那么多酒,嘴巴里,身上全是酒味,人家才不要和你一起。”

    “我怎么敢欺负你呢?酒后吐真言,我喝了酒,说的才是心里的话啊!酒是一种工具,人是一种动物,人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华夏国几千年的酒文化,博大而精深。”

    李伟杰笑道:“墨浓,人是理智和感情的混和物, 不喝酒的时候,理智占上风,这时不该说的话,一般人不会说。喝了酒的话,人并非没有理智,这时的人血液循环加快,处在亢奋或者兴奋的状态,会夸大事情的本身,这时人会变得反应快,灵感多,更机智,而且因为兴奋,你也会变得更自信。”

    沈墨浓被李伟杰这一通关于华夏国酒文化的滔滔不绝,说得脑袋都晕了,最后就听他说了一句什么:“而且你答应过我的,说让我不要丢下你一个人。”

    “谁……谁说啊!人家可没有答应你什么,你这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大坏蛋。”

    沈墨浓俏脸微红,想到经历了动车惊魂一幕,自己对李伟杰表达了内心真实想法,现在却被他当成轻薄自己的借口。

    她难为情地捶打着李伟杰宽阔的胸膛砰砰作响,羞赧无比地娇嗔道,“别以为人家什么都不懂,杯中物虽好,但如果喝多了,这时的小脑的平衡能力就会差了,理智也减弱了,可能会反复的说同样的话,甚至于说过了什么话,第二天全都忘记。所以少喝点酒利于反应,利于交流感情,更能反映他的本真(本人),许多男人,就是靠酒交的‘志同道合’的朋友。酒有时一种好东西,你可以借酒说话,借酒作诗,借酒作文,如果不信,你少喝点酒,写出来的作文可能更有文采,酒和烟是一途的东西,为什么有些大作家会在写文章的时候会一根接一根的抽烟,因为增加兴奋,增加灵感。如果你说错了话,别人说,最好的理由就是我昨晚上喝多了,他也不会太介意。也有一些人因为太兴奋,做出些下手过重而违法的事有是有的。”

    没想到沈墨浓竟然也这么能掰,一套套的,关键是听起来似乎还挺有道理的样子。

    “好好好,既然背负了这个恶名,我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坏人做到底,把你彻底欺负个够。”

    李伟杰故作面目狰狞地邪笑着,按住沈墨浓再次湿吻。

    沈墨浓食髓知味,也不怕什么,敞开心扉,不由自主把甜美滑腻的香舌又吐出了一点,而李伟杰的舌尖则又更仔细的接触那正在发抖的舌头的侧面。

    “……”

    呼吸变得粗重,从沈墨浓的喉咙深处中,微微地发出这种声音,尽管沈墨浓拼命地压抑,可是急促的呼吸无法隐藏,从舌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玩弄够了之后,李伟杰的舌头像另一种生物一样地卷起,然后又伸了进来,那好像是小虫子沿著树枝爬一样。而那一个一个的动作,也的确使得沈墨浓口腔中的性感带一一被触动,而且那种感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樱桃小嘴已点燃了之火,好像全身的性感带都集中到舌头上似的。

    李伟杰亲吻着沈墨浓的脸颊粉颈向下,沈墨浓的酥胸正好挨着李伟杰的脸,一股女性的芳香熏得李伟杰意乱神迷。

    他一把就揽住沈墨浓的腰,短裙下摆散乱聊起,雪白娇嫩的大腿就露出来,她羞得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一眼,可是身体却倾向了那弥散着浓重的男子汉阳刚气息的宽阔胸膛。

    “不要这样……不好……”

    沈墨浓的声音很低,李伟杰大胆的将手在光滑的肌肤上摸索着,那是恰好搂着敏感部位。

    李伟杰暂时不急再向里摸,的边痕就在手边,只要稍一探出指头,就可以抚摸着那柔软翘挺的美臀。

    沈墨浓的手开始是自己搅拌着,后来就死死地抓着李伟杰的右手,右手的位置正好是他的裆部,已经明显感觉到手心的炽热和坚硬,再也不敢靠前。

    李伟杰稍微挪了一下,早已经浑身酥软的沈墨浓就倒在他的胸膛上,柔软地贴在胸膛上,蠢蠢欲动巨物散发着勃勃生机,那轻微的颤抖隔着裤子不时地刺激着沈墨浓。

    沈墨浓感觉到那颤抖,因为那颤抖隔着裤子正好顶在自己短裙下玉腿之间的敏感地带,那颤抖就像鼓槌轻轻地拍打着自己,顺着皮肤就把激情传递下去,自己也不禁共振起来。

    这朵娇艳的花早已经熟透,即使轻微的震颤,花蕊就跌落下沉甸甸的果实,沈墨浓忍不住就娇喘起来,李伟杰的喘息也粗了。

    李伟杰再次撩起沈墨浓白色的衬衣,露出了她那雪白娇美的粉肩,一件雪白的胸罩下,沈墨浓高耸的酥胸起伏不定。

    他不顾沈墨浓的声声央求,李伟杰的手轻抚在那雪白娇滑纤细如柳的玉腰上,触手只觉雪肌玉肤,晶莹剔透,粉雕玉琢,柔滑娇嫩,娇美如丝帛,柔滑似绸。

    李伟杰的手握住了沈墨浓那娇挺丰满的,揉捏着青涩,感受着翘挺高耸的在自己双手掌下急促起伏着,他急急解她的胸罩,一双雪白晶莹、娇嫩柔软、怒耸饱满的脱盈而出,纯情圣洁的椒乳是如此娇挺柔滑,堪称极品。

    李伟杰轻轻抚摸着,只留下顶端那两粒艳红柔嫩的花蕾,用嘴含住上稚嫩可爱的,熟练地舔吮咬吸起来。

    沈墨浓美丽娇艳的秀美桃腮羞红如火,娇美胴体只觉阵阵从末体验过但却又妙不可言的酸软袭来,整个人无力地软瘫下来,“唔”娇俏瑶鼻发出一声短促而羞涩的叹息,似乎更加受不了那出水芙蓉般嫣红可爱的在邪挑逗下感受到的阵阵酥麻轻颤。

    沈墨浓早已经春情泛滥,呻吟着就紧紧搂着了李伟杰,她大胆的骑在他的身上,双手搂着李伟杰的脖子。

    他下面的反应更加的强烈,可是位置恰恰是向下的,沈墨浓一动就痛得厉害,李伟杰就把手伸到下面准备挪动一下,可是刚到下面,却摸着她短裙下的底裤,竟然已经湿透了。

    一不小心,李伟杰碰到了底裤包裹出的沟痕,沈墨浓忍不住呻吟起来。

    李伟杰赶紧调整好自己的位置,把手缩了回来,没想到沈墨浓往下一坐,正好坐在上面,凸凹合适,就如天成,她浑然没有感觉,就在上面蹭动着,水越流越厉害。

    他感觉都已经湿透了自己的裤子,而沈墨浓已经完全进入癫狂的状态,头部后仰着,上下耸动,也上下跳跃着,就像急切挣脱某种束缚。

    李伟杰再也忍不住了,抓住跳跃的,就从胸罩里拨弄揉捏起来。

    他此时脑子里只有,伸手脱掉了沈墨浓的上衣,刚把脸贴在上,她大叫一声,娇躯颤抖着就瘫软在他的身上,她竟然了。

    李伟杰微微一怔,旋笑着搂着沈墨浓,静静相拥。

    沈墨浓在李伟杰怀里很久才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又钻进去,脸颊绯红,李伟杰知道沈墨浓难免有些害羞,就不言语,轻轻地抚弄着她光滑的后背。

    这时李伟杰才意识到沈墨浓没有穿上衣,就尽力把旁边的衣服拿过来,披在她的身上。

    沈墨浓娇羞无比地低声呢喃道:“谢谢。”

    说完头又往怀里钻,恨不得钻进肉里,李伟杰能明显感觉到沈墨浓柔滑的靠得自己的怀里的温度,忍不住就调皮,把手慢慢地伸进去,轻轻地按在上面,她就小声地呻吟一声。

    卧室里面十分安静,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

    李伟杰低声说:“墨浓。”

    “别,别说话……”

    沈墨浓用轻轻捂住他的嘴,没想到却正好盖在他的脸上。

    李伟杰自然不会客气,顺势张嘴咬了一下,沈墨浓嗯嘤一声,又钻进他的怀里,声如蚊鸣。

    她的害羞使李伟杰的更加坚硬,沈墨浓感觉到了硬硬的直顶着自己,刚才处在一种飘在云端的状态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现在才知道那蠢蠢欲动的东西正好在自己的下面。

    想躲开,可是一动就痒,又忍不住坐在上面,下面湿泞如潮,沈墨浓感觉它就像蛇一样,好像努力地寻找洞,只是暂时没有急于求成罢了。

    “墨浓,你的腿娇嫩细腻柔滑,真美啊!”

    李伟杰爱抚着沈墨浓的美腿,他体会到怀中她胸前的难过,转移目标,撩起沈墨浓的短裙,将抚摸着她修长玉腿的手渐渐移向神密敏感芳草萋萋的。

    他的手贴着温热玉肤伸进沈墨浓美丽玉体上仅剩的里面,摸索挑逗着,顺着柔软无比的微隆沟壑幽谷上柔柔的幽幽芳草轻压揉抚,并且不理会沈墨浓美丽可爱的小瑶鼻中不断的火热娇羞的嘤咛,手指逐渐侵袭到了沈墨浓那娇软滑嫩的玉沟。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