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898章 林柔柔(完)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4-10-27 20:20      字数:2942
热门推荐:
    终于,林柔柔再一次一丝不挂的横陈在李伟杰面前,刚才因为欲火中烧,精虫上脑,李伟杰没有好好欣赏,现在可不能再暴殄天物,要仔细看清楚仔细了。

    林柔柔双眼紧闭,两颊绯红,雪白的胸脯起伏不止,酥软的双乳挺立着,涨得红紫红紫,平坦的,细细的腰肢,光滑修长的大腿,两腿之间丰满耸起,上面不是很浓密,但乌黑油亮,闪着诱人的光泽。

    这时李伟杰也脱光自己身上唯一的遮羞物——四角。

    他分开林柔柔的大腿,让她的彻底呈现在自己眼前,整个是轻特有的鲜嫩的玫瑰红色,早已经水淋淋湿漉漉了。

    林柔柔很丰满,上较浓密,往下渐渐稀疏,延伸到大两侧,大上方,两片鲜嫩的小紧闭,紧紧包着顶部粉红色的。

    李伟杰用手指将大分开,林柔柔刚才洗澡时洗得很干净,里面、嫩褶中没有一点积垢,只见紧闭的口浸没在清澈透明的中。

    女孩子对第一次是充满恐惧心理的,必须充分地弄弄她,让她尽量放松,少感觉到痛楚,她以后会很快接受、享受到的快乐,当然这不是李伟杰考虑的问题,因为林柔柔不是赵欣怡,不是第一次,不需要他精心呵护,小心伺候。

    李伟杰俯下头,对着林柔柔吹了几口气,只见她一紧,又一股涌了出来。

    他伸出舌头,轻轻舔住,用舌头分开两片小、剥出,含住,轻轻地吮弄。

    林柔柔的刚才洗得很干净,味道咸湿清爽,没有味,李伟杰很满意,刚才没有离开果然是明智的选择。

    李伟杰埋头在林柔柔两腿中间,舌头从到小、口,忽轻忽重、忽探忽舔、忽搅忽卷、忽顶忽揉……

    林柔柔哪里受过这样的逗弄,刚才在床上被李伟杰囫囵吞枣的一阵很插,虽然也很舒服,但是却比不上现在这样小火烹饪海鲜来得沁人心脾。

    她被李伟杰弄得不停地扭动,两腿一会打开、一会夹住他的头,嘴里竟发出“嗯嗯”的哼声。

    突然间,林柔柔两腿紧紧夹住李伟杰的头,气息急促,身体颤抖,中一股热热的涌出来,她被他用口舌弄得了一次。

    李伟杰把林柔柔抱在怀里,这时的她浑身软得像一滩泥一样,他在林柔柔耳边说:“好姐姐,我想进来了,要不要我进来啊?”

    林柔柔闭着眼不说话,双臂勾住李伟杰脖子,光溜溜的身体紧紧贴着他。

    李伟杰知道时机差不多了,而这时他的早已是傲然挺立了,坚硬发热,红紫发亮。

    他把林柔柔放平在沙发上,将她大腿向两边分开,在林柔柔下垫了她的睡衣,这时林柔柔的内外全是滑腻腻的,润滑湿。

    李伟杰用手指拨开,将对准口,轻轻往里顶了顶,才顶进去半个就感觉到了阻碍,刚才欲火焚身,倒是没有感觉到,现在仔细感受,细细品味,原来林柔柔的这么紧,不过也难怪,人家读书读到博士,男人就两个,而且保持关系的时间都不长。相比之下,秦月就要差一些了,毕竟是结了婚的人了,而且又不是张玉娴皇甫雨薇这些床上尤物,岁月没有在她们身上留下丝毫痕迹。

    李伟杰让林柔柔两脚举起来,从身后勾住架在他腰上,这样可以把打得最开。

    顶住口,身体半压在她身上,李伟杰腰部往下一用力,往前一挺,“哧”地一下突破层层阴肌的阻碍,了一大半。

    林柔柔“啊”的一声,感觉到了疼痛,身体一哆嗦,勾着李伟杰脖子的双手一下子紧紧搂住他,先前在床上,李伟杰是欲火焚身,看了一场活色生香,现场直播春宫大戏的林柔柔又何尝不是欲罢不能,面对他的巨炮也无所畏惧,悍然迎战。

    李伟杰一鼓作气,再一用力,一下把他的整根插到林柔柔,只觉得她的又紧又热,壁肉紧紧地包裹着李伟杰的,部位被紧紧地挤拥住,妙不可言。

    这一回,李伟杰可是真的足足有五分钟没有抽动,既是为了减少林柔柔的痛楚,也是好好感受她的美妙。

    因为李伟杰插着林柔柔没动,慢慢地,她的眉头舒展了点,气息稍平,睁开眼看他一眼。

    李伟杰不停地吻着林柔柔,她的舌头也回应着他,不再笨拙,带热情和渴望。

    由于林柔柔没什么体力了,李伟杰没有玩什么花样,只是慢慢抽动,退出一半,又缓缓插进,在中挤开,每次都将插到她最深出,一直顶到林柔柔温热的上,顶得她身体颤抖,嘴里不住地丝丝吸气。

    刚开始几下,李伟杰看林柔柔疼得不时皱眉头,很快就好多了,又紧又热,里面越来越多,他整根还有上都是她的。

    不一会,李伟杰感觉到林柔柔的开始一阵阵收缩,他知道她又到了,于是将一插到底,紧紧顶住林柔柔肉心,她被李伟杰顶得不住地扭动着,嘴里忘情地哼哼着,气息又急促起来,舌头开始寻找他的嘴。

    李伟杰马上吻住林柔柔,上下齐动,把她送到。

    不一会儿,林柔柔睁开迷离的眼睛看着他。

    李伟杰问道:“好姐姐,还痛吗?刚才在床上,你不是都适应了小说

    “你还要意思说,刚才一上来,就把人家弄得死去活来的。”

    林柔柔娇声道:“现在倒是知道问姐姐的感觉了,咯咯……”

    说到这里,林柔柔咯咯娇笑起来,然后抱住李伟杰吻起来,他热情回应着她的亲吻,两手摩挲着林柔柔的。

    不得不说,没有什么性经验的林柔柔的很美,乳形是漂亮的半球形,酥软又有弹性,手感和口感都很好,因充血而胀成紫红色的,右下还有一颗小痣,刚才看的不仔细,这次倒是看了真切。

    李伟杰用嘴和手玩弄着林柔柔的,下面依然坚硬地插在她中。

    他缓缓耸腰,挺频频顶林柔柔的,带得双乳上下颤动。

    林柔柔感觉到了李伟杰的又一波进攻,羞涩地对着他焉然一笑,大腿却是更加张开了点,勾在李伟杰腰上,两手抱住他的,似乎想要李伟杰的往身体里再插深一点。

    看来性技调教和温柔手段有了效果,林柔柔又一次尝到的甜头,李伟杰知道下面该自己享受了,于是他加长了的距离,每一下抽至口正好含住,然后直插到底,顶住揉三揉,如此反覆,频率慢慢加快,一口气插了五百多下,每一下都插得林柔柔双乳乱颤,揉得她浪态四溢、娇喘连声,流了一。

    李伟杰的肉袋和毛上都糊满了林柔柔的,他把她的大腿举起来,向林柔柔身体两侧分开,这样她丰满的更加向上耸起,李伟杰可以插得更深。

    林柔柔马上明白了李伟杰的意思,挺上来迎接他的,李伟杰一口气用力又插了几百下,突然她的中又是一阵发热一阵收缩紧紧裹住他的,嘴里的哼声开始急促起来。

    李伟杰知道林柔柔又要了,于是他腰眼用力,加快了的速度,只觉得在她里开始发热怒涨,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腰眼发出,沿着瞬间直达。

    凑到林柔柔已经红透了的耳边,李伟杰喘着粗气道:“好姐姐,抱紧我。”

    李伟杰深吸一口气,林柔柔一口含住他的舌头不放,李伟杰往下一压,最后一下直的深处,顶住,只觉得一痒,一阵突突跳动,一股股滚热的直冲而出,狠狠地林柔柔上。

    林柔柔的再一次受到李伟杰的刺激,他每跳一下,她就浑身一抖。

    李伟杰的在林柔柔中跳了十几下,好多,最后终于安静下来……

    射完后,李伟杰压着她,林柔柔在他身下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

    他们两人紧紧拥抱着,李伟杰仍插着她,让在林柔柔中慢慢变软。

    林柔柔一句话也不说,闭着眼吻着李伟杰的嘴唇、脸、脖子。

    李伟杰双手温柔得抚摸着林柔柔的全身,在他的安抚下,她的气息慢慢平静下来。

    李伟杰坐起身,把软了的从林柔柔中退出来,只见她外四溢,粉红色的小张开着,原本紧闭的口,被他插得有点红肿,在他抽走后还没来得及合上,里面灌了,乳白色的慢慢地溢出口,顺着沟流了下来。

    李伟杰用面巾纸轻轻地为林柔柔擦去的。

    这时,时间已经是中午了,两人进卫生间,擦拭了身子,此时林柔柔在李伟杰面前已经不再那么羞涩,他给她擦身,双手玩弄着她的和,最后是李伟杰把林柔柔抱上床的。

    躺在被窝里,林柔柔突然担心地问李伟杰她会不会怀孕,他问她上次月经干净是什么时候,林柔柔说是三天前,李伟杰告诉她说那就不要紧了,现在在安全期内。

    由于接连的大战,林柔柔步了秦月的后尘,疲极而眠。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