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92章 张玉娴(三)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4-09-23 21:41      字数:7548
热门推荐: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被压在床上,死命地挣扎,可哪是他的对手,李伟杰一张充满邪欲的脸吻向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绝色娇艳的俏脸,吻向张玉娴鲜红柔嫩的柔美樱唇,她拚命地左右摇摆,并竭力向后仰起优美白皙的玉颈,不让他一亲芳泽。

    可是是这样一来,那一对本就娇挺怒耸的美丽乳峰也就更加向上翘挺,李伟杰两手就势隔着一层薄薄的黑色丝质睡衣握住了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一双柔软娇挺的乳峰,用力地揉搓起来。

    “嗯……”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娇羞的一声嘤咛,芳心一紧,羞红了脸,“别……别……这样……放……放手……你……不能这样……”

    李伟杰那两只粗大有力的手掌在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白嫩娇美的乳峰上,隔着一层又薄又软的黑色丝质睡衣轻揉抚着,瓷意享受着身下美丽成熟的人气纯娇羞挣扎。

    “你怎么这样乱来……快放、放开我……我……我要生气了……你……你快放手……”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娇躯一震,芳心一阵迷茫,给他这么一揉,不由得玉体娇酥麻软,芳心娇羞无限,李伟杰老练而耐心地揉抚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高耸娇嫩的乳峰,温柔而有力。

    李伟杰渐渐觉察到被压在身下的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那双不停挣扎反抗的小手已不是那么坚决有劲了,并且随着他在张玉娴那怒耸椒乳上的揉摸轻抚,她那娇俏的瑶鼻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那美丽羞红的玉首不再死命地摆动,渐渐变得温顺起来。

    他欣喜若狂,不动声色地用一只手继续握住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饱满娇挺的乳峰揉摸,另一只手向下摸索,张玉娴羞涩不堪地感到一只魔手从她高耸娇挺的乳峰上向下,经过自己柔软纤细的腰肢,抚过自己浑圆细滑的大腿,插进了她紧闭的大腿内侧。

    “别……别这样……求……求你……我对你就像妈妈一样……我们不能做这种事情……求求你把手拿出来……”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娇羞万般,芳心又羞又怕,她苦苦哀求着。

    可是她已感到自己的身体已渐渐不属于她自己了,在李伟杰身体的重压下,自己的娇躯玉体是那样的娇酸无力,他狂热粗野的抚摸不再是令人那么讨厌,随着他在自己柔软娇翘的乳峰上的揉搓,一丝电麻般的快意渐渐由弱变强,渐渐直透芳心脑海,令她全身不由得一阵轻颤、酥软。

    当李伟杰的手从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乳峰上向下蜿蜒而过,直插张玉娴紧夹的大腿根部时,她全身感到一阵从未有过的快意,他用手死劲分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玉腿,伸进她的下身,紧紧按住张玉娴娇嫩羞涩的玉沟一阵恣意揉抚,一股成熟女人的体热直透李伟杰的手心。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初时想用手阻止他,可怎么也无力把他的手抽出来,张玉娴秀美娇艳的小脸羞得通红,从未被离婚的前夫以外的男人抚摸过,她感到下身越来越热,娇靥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促,“伟杰……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对不起……晓彤……”

    “你不是想要吗?玉娴姐姐,这些年你一个人都是怎么过的啊!”

    李伟杰继续挑逗着身下这绝色美妇,“让我来满足院长阿姨,好吗?”

    “不要……我不要……”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女人上下敏感地带同时被李伟杰爱抚揉弄着,但觉全身阵阵酥麻,丰满有弹性的酥胸被揉弄得高挺,桃源之处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

    “不要?可你为什么还要自慰呢?可是这样就能得到满足吗?院长阿姨,玉娴姐姐,你好淫荡啊!院长姐姐,都出了这么多水了。”

    李伟杰感到自己手掌中的那一团三角底裤已湿透的可以滴水了。

    粉脸绯红的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挣扎的夹紧修长美腿,以防止李伟杰的手进一步插入她的玉门里扣挖,她用双手握住他的手,呻吟着娇声道:“我不是……唔……”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感到自己已不能控制脑海里的淫欲狂涛,已不能控制自己身体那些羞人的生理反应,芳心又羞又怕,娇羞万分,一张吹弹得破的娇嫩玉靥羞得通红一片。

    李伟杰轻轻地吻向她的小嘴反,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嘤的一声,过一会儿,她忽地双手环住李伟杰的头颈紧紧抱住他,她的头斜靠他的脸颊,李伟杰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口中传过来,不久张玉娴开始伸出香舌舔他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他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一股热烈欲求酝酿着,期待异性的慰藉怜爱,她浑身发热、玉门里是又酥又麻,期待着粗长硬烫的玉茎来慰藉充实它。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香舌继续往李伟杰的口中伸进去,而他也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与她纠缠在一起,搅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好像天地都停止了,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美丽的双眼带着欲望之火凝视着李伟杰。

    这时候,欲火已经让她把一切都置之度外了……

    李伟杰站起身脱下衣服,露出胀大的玉颈,就像一条婴孩的手臂,顶端盯着一个硕大的鸭蛋。

    “啊……真大……羞……羞死人……”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惊叫出声,她想不到李伟杰的玉茎竟比她前夫的还粗大一倍,心想要是被它插进娇嫩的花道里怎么受得了呢!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粉脸更加羞红,嗔道:“丑死了……”

    “丑什么,这可是你们女人最喜欢的宝贝!院长姐姐你摸摸看……”

    李伟杰一手拉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玉手来握住他的玉茎,一手在她丰满的大腿上游移不止。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被李伟杰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他熟练的调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张玉娴原始淫荡的欲火。

    张玉娴终于放弃了女人的贞节和矜持,她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

    他们热情的狂吻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那握住李伟杰大玉茎的手也开始套弄着,她双眸充满着情欲需求的朦胧美,彷佛向人诉说她的性欲已上升。

    李伟杰看她这般反应,知道成熟美艳的少妇院长张玉娴已难以抗拒他的挑情,进入性欲兴奋的状态,他猛地扑向身体半裸的张玉娴,恣意爱抚玩弄起来,同时再把她的睡衣及小内裤全部脱了。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成熟妩媚的胴体首次一丝不挂的呈现在老公以外的男人眼前,张玉娴娇喘呼呼,挣扎着一双大乳房抖荡着是那么迷人,她双手分别掩住丰胸与幽谷。

    张玉娴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李伟杰拉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遮羞的双手,她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他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芳草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花园整个围得满满的,隐若现的蜜穴沾满着湿淋淋的,两片鲜红的花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

    李伟杰手掌抓住了她白嫩的乳房,伏下身去一口含住了微微泛红的乳珠,她的乳珠受到他那有如灵蛇的舌尖缠绕及口中温热的津液滋润,立时变成一粒硬硬的樱桃,张口娇呼道:“嗯啊……伟杰……不要这样……我会受不了的……你……呃……”

    他不理会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抗议,张玉娴那富有弹性的嫩白双峰,被他赤裸壮实的胸部压得紧紧的,敏感的肌肤蜜实相贴,双方都感受到对方体内传来的温热。

    李伟杰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大嘴慢慢地往下移,直至玉门关才停滞不前,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用嘴先行亲吻那玉门一番,再用舌尖舔吮她的大小花唇,然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花核。

    “阿木小说网极品家丁绿帽版 W-W-W-AMXS520-COmhttp://www.amxs520.com/modules/article/reader.php?aid=3501大色狼……你弄得我……我难受死了……你真坏……”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李伟杰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伟杰……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舔得我好舒服…”

    “院长姐姐,你还满意吗?”

    片刻,李伟杰才停了了下来,抬起头戏谑地望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问道。

    “满你个头……你……你坏死了……”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羞红着脸娇啐了一口。

    李伟杰手握玉茎,先用那大头在她的花园洞口研磨,磨得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好伟杰……别再磨了……痒死啦……快……求……求你给我……你快嘛……”

    李伟杰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他舔咬时已丢了一次的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玉茎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只听张玉娴浪得娇呼着:“死伟杰……我快痒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

    李伟杰二话不说,直接挺枪入洞,死死地抱住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摇摆着的肥臀,开始冲刺着她丰盈动人的肉体。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娇嫩丰满的肉体软软的,被压得陷下去又弹上来,饱满的乳房跳跃出诱人的波浪,端庄妩媚的张玉娴紧闭着双目轻哼着挺起花房让李伟杰插的更深,大声呻吟道:“哦……哦太舒服了……好棒啊……嗯……哦……”

    李伟杰贴在她细腻的肉体上,玉茎在湿润温热的花道用劲地来回抽插,李伟杰停止抽送,改用腰力带动玉茎在湿热花道里刮弄,茎头顶着宫颈研磨。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嗯嗯”的哼叫着,小手在李伟杰背后胡乱摸着。

    李伟杰将舌头伸入她的小嘴,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立即用香舌缠住。

    他逐渐增加抽送的力度,茎头顺着湿热的花道刺入最深处,湿滑柔嫩的花肉将玉茎包裹着感觉妙不可言。

    “哦……用力插我吧……啊……喔……好舒服……”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又哼出天籁般的呻吟。

    李伟杰拉着她凉腻的小手往上用力,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脸红似火地站起来分开圆润的大腿坐在李伟杰跨间,手扶着玉茎对准蜜穴坐下去。

    <><><><><><><><><><><><>进了房间,知性冷艳的成熟美妇皇甫雨薇四下随意打量,她倒是没有李伟杰的眼力,一眼就看见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随手落在沙发上的那条性感内裤。皇甫雨薇在前院等了半天也不见李伟杰回来,齐青瓷在她面前战战兢兢的,知性冷艳的成熟美妇皇甫雨薇不愿再耽搁时间,遂干脆自己亲自来看看两人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皇甫雨薇正要开口喊张玉娴,忽然她听到半遮半掩的卧室里传来既痛苦又快乐的呻吟,让她中有种奇异的预感。

    知性冷艳的成熟美妇皇甫雨薇当然能听出那呻吟声中包含的意思,张玉娴和谁在卫生间里?除了李伟杰还能是谁?张玉娴离婚多年,算不上是红杏出墙,她作为好朋友也时常劝她再另外找一个,凭张玉娴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可是皇甫雨薇却没想到张玉娴居然会和李伟杰,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她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起来。

    这时候卧室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呻吟声,这个呻吟声像炸雷般把皇甫雨薇定在那里一动不动,那呻吟声虽然很轻很短暂,可却是皇甫雨薇却很熟悉,那分明是李伟杰的声音。

    难道他们……难道他们真的……知性冷艳的成熟美妇皇甫雨薇不敢想下去,她的心脏更加猛烈的跳动了起来,似乎要从她的嘴里蹦出来。

    这怎么可能?他们怎么会……皇甫雨薇定了定神,强压住自己剧烈的心跳,轻轻走进卧室。

    知性冷艳美妇皇甫雨薇感觉自己的身体有点晃,又稳了稳神,皇甫雨薇微颤着移向房门,淫声荡语越来越清晰的从卧室传出,不用看,她已经确定里面的人就是李伟杰和自己的好友张玉娴。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自己平时高贵端庄的张玉娴竟然和李伟杰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小男人搞在一起,知性冷艳的美妇皇甫雨薇的脑袋现在乱的就像浆糊一样。

    李伟杰放慢速度将玉茎抽出来让她跪到床上,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粉脸绯红,羞怯怯地趴上床头,撅起来圆隆的肥臀羞涩地扭动着,她的脸烧的通红像晚霞般俏丽迷人。

    望着跪伏在床头上的美丽院长,李伟杰不禁欲火大炽,他用手指将花唇分开,缓缓送入玉茎抽插着,手从身下握紧她软滑的乳肉。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反应更大了,大声呻吟道:“啊……好……用力呀……美死我……我了……噢……”

    李伟杰伸手拉住张玉娴的玉手,使她美丽的螓首高高地向后仰起,娇美的脸颊充满羞涩,而此时正在门外偷看的皇甫雨薇,已经被这香艳刺激的一幕惊呆了。

    皇甫雨薇不可置信的看着屋内云雨正酣,大汗淋漓,动人心魄的激烈床上运动。只觉得浑身燥热,有些喘不过气来,面红耳赤,在皇甫雨薇心灵深处带来的震撼和冲击是无比巨大的,她大脑一片空白,极力的想否认这不是真的,可是事实却摆在了她眼前,不由得她不相信。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配合着玉茎在体内抽插的频率,在李伟杰的腿间前前后后的摇摆着,蜜穴也激动的甩出一滴滴的水珠,跟着抽插的加速而剧烈收缩,嘴里不住发出声声浪荡的娇喘:“好老公,啊……快……一点……再快一点……”

    皇甫雨薇清楚地看到李伟杰的大家伙不停地出没在好友张玉娴的羞处,她有些即气愤又害怕,但不知为什么自己的双眼却忍不住想看,皇甫雨薇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整个身体也变的酸软无力,竟有些站不住,一下子坐在地上。

    她隐隐地感觉到自己的私密处好像在向外流着什么东西,皇甫雨薇不想让那东西流出来,于是紧紧地夹起双腿,可是不起任何作用,那东西还是往外直流,而且还越来越多,就像是山洪暴发一般,想阻止也阻止不了。

    床上的二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皇甫雨薇的存在,都陶醉在无边的快感中。

    “不行啊……已经不行了……我……”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忍不住扭动肥臀想要摆脱。

    李伟杰握着她酥胸前摇摆晃荡的硕乳,时松时紧地揉搓着,指头磨擦着挺胀的乳珠。

    不经意间,李伟杰的眼角余光忽见一人影在房门外,他心里“砰”的一跳,有人在门外偷听。

    李伟杰假装无意的晃了脑袋,惊鸿一瞥的就见躲在门外偷听的是知性冷艳的成熟美妇皇甫雨薇。

    从皇甫雨薇现在的神情中,李伟杰看不出她有愤怒惊恐的意思,凝脂般白嫩的玉靥艳红泛春,香口吐气地微微娇喘,美目迷离,媚态横生,春意盎然,明显一副春情荡漾的样子。

    “噢……太美了……啊……我真的不行了……啊……来了……来了……”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觉得一阵强烈的快感冲达脑海,她双眉轻皱、发烫的脸庞左右摇摆,李伟杰的玉茎在蜜肉的包围中微微抽搐着。

    张玉娴雪白胴体颤抖着,花道里的黏膜包裹着茎头用力向内吸引,手指深深陷入李伟杰的腿肌,脚趾紧张地收缩在一起,花道内部急剧收缩,夹的玉茎阵阵麻痒,禁不住开始跳动。

    李伟杰爽地稀里哗啦,等他再次看向门口的时候,知性冷艳美妇皇甫雨薇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他无奈地嘿嘿一笑,偷人的时候还被人家好友抓个正着,而且对方也是李伟杰觊觎已久的美妇阿姨,真是太倒霉了,不过能够得到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李伟杰已经感觉很开心了,即使被皇甫雨薇撞破,他也认了。算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尽管他是这么想,但从皇甫雨薇没当面把他们捉奸在床,李伟杰又有理由相信,她应该不会出卖他们。

    从高潮的余韵当中清醒了过来,发现俩人还赤裸裸的抱在一起,不禁粉脸一红。

    没想到竟发生肉体关系,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还丢了好几次,真是羞死人了,但是刚才甜美舒畅的余味仍在体内激荡着,这是她从结婚到离婚多年从未有过的性福事。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急忙叫道:“伟杰,你快回去吧!不然她们等不及找过来被人看见就糟了。”

    早就看见了,现在才害怕,李伟杰没告诉她事情,他闻言抱住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高潮后敏感的胴体,笑道:“不怕,青瓷和宋阿姨也是认识的,有人陪着说话,她们不会过来的。”

    这话当然不是真的,他也不敢肯定皇甫雨薇现在是在门外还是回到了前院,李伟杰故意这么说,一方面是为了安抚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另一方面是为了看看皇甫雨薇会不会真的配合他。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松了口气,见李伟杰一脸戏笑的望着她,不禁玉颊霞烧,娇羞无限。

    李伟杰小嘴贴上她的耳旁故意挑逗着问道:“玉娴阿姨,刚才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呢?”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粉脸通红、春上眉间,满足的神情,低声羞道:“小坏蛋,你还明知故问的。我真、真恨死你了……”

    话是这么说,但一双玉手却情不自禁地把李伟杰搂的更紧。

    “玉娴妈妈,你老公的比我的怎样呢?”

    李伟杰的手握着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酥胸上那一对丰满白嫩的肉球,促狭的调笑道。

    “坏蛋,别再羞我了,我们离婚这么多年了,谁知道他现在是个什么样。”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粉拳在李伟杰胸口捶打了一记,狠狠瞪了他一眼,娇嗔道:“如果他真的没有离开我的话,我、我才不被你这小色鬼勾引上床,你、你坏死了……”

    “看来我的艳福真不浅,不过,我看是你一开始就想勾引我吧!”

    说到这他手伸到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充满两人的桃花胜境,轻轻地爱抚,俊脸邪笑望着她,“不然你为什么在我面前故意穿的那么性感。”

    “你坏死了,人家的肉体都被你玩遍了,还要取笑我,你得了便宜还卖乖。”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不由春心一荡,白腻的玉颊又泛起红潮,双眸娇羞横了李伟杰一眼。“人家才没有,只是我一直把你当成小家伙,谁知道你这小坏蛋一点也不小。”

    “别生气嘛,我逗你玩的。”

    李伟杰笑嘻嘻地亲了她一口,道:“不要叫我小家伙,要叫好老公。”

    “要逗,去逗你的女朋友吧!”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语气酸溜溜的娇嗔地瞪了他一眼,道:“别拿我这个老太婆来玩。”

    “怎么会是老太婆呢?瞧你这身肌肤,恐怕连小女生都比不上呢?”

    李伟杰抚摸着那雪白润滑得如绸缎的肌肤,赞道:“有你这样的老太婆,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是吗?”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芳心愉悦,美目中柔波流动,妩媚地一笑,道:“你们男人就会油嘴滑舌,恐怕今晚一过,你就把人家忘得一干二净了。”

    “怎么会呢?”

    李伟杰嬉皮笑脸地说道:“院长阿姨你那销魂洞窟的探秘工作我还没有完成呢?”

    “那你觉得大概什么时候能完成啊!”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红晕满颊,媚眼如丝,语带挑逗地道。

    “恐怕这辈子都难了,不过主要还是要看销魂洞窟主人的意向。”

    李伟杰脸上现出暧昧之色,嘻嘻笑道:“我这人就是不会强人所难。”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双眼涌动着妩媚的春波,脸上涨起一片红潮,吃吃地笑了起来,却没有回答李伟杰的话。

    半晌,李伟杰凝注着她的美目,低声问道:“玉娴阿姨,你会不会后悔?”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闻言美目中泛起一丝幽怨之色,望了一眼床头对面墙上挂着大的当年的婚纱照,黯然了一会,才道:“后悔?不知道!我一个老太婆,有什么科后悔的。”

    美眸掠过一丝害怕之色,幽幽道:“伟杰,我们的关系你可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不然我这个当院长的可就没脸见孩子们了。”

    李伟杰吻了吻她的脸颊,柔声道:“放心吧!只要我们不说,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忽而,推着李伟杰起身,道:“好了,你赶快回去吧!不要让她们等急了。”

    李伟杰也想知道皇甫雨薇现在会怎么样,从床上坐起身,捡起地上的衣服一边穿着,一边望着慵懒无力般的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贴心地道:“那我先走了,你记得梳洗一番再过来。”

    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娇美的俏脸幽幽绽开了一个幸福的笑靥,美目含情脉脉地望着李伟杰点了点头。

    李伟杰关上房门,就见地上有一滩水迹,为了不引起国色天香的美妇院长张玉娴的怀疑,他悄悄拿来几张纸巾把它给擦掉,随后认真的听了听,确认皇甫雨薇不在屋里,才静静的关上大门,往前院而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