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078章 遇见极品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4-12-06 19:09      字数:3329
热门推荐:
    徐佩佩胯坐在男人的腿上,一手搂着他的脖子,另一手在他的上的加快了的速度。她能从客人的喘息声中知道客人会有何种需要。

    男人将嘴张开对着她的双唇亲吻,好象要吸尽唇她嘴唇上的口红。她慢慢张开嘴唇,让他更尽兴地热烈对吻。

    以前她是从不让客人直接接吻她的嘴的,的接触总是让她厌恶。但现在这种接吻已是家常便饭,一个晚上她要被这么吻数十次。有时还被迫接受法式亲吻,让客人的舌头在嘴里搅乎,或者让客人将她的舌头含进嘴里。最讨厌的是客人嘴对嘴地逼她喝酒,那种受辱的感受非常强烈。

    男人的口腔带着浓厚的烟酒味,对受惯了的徐佩佩来说已不再那么难以忍受。

    让徐佩佩难以忍受的,还是他在她上的双手给她带来强烈的刺激。

    他早已拉下她的胸罩,两手完全自由地在她的上揉捏把玩。

    为了摆脱这种玩弄,她只能想法尽快让他泄欲。

    徐佩佩用手亲捏他上的,上下快速搓动着,增强的刺激让他对着她的嘴更大地喘息。

    她手里已沾上了从他里渗出的一丝液体,徐佩佩知道让他达到还要加把劲。

    他两手移到下面,从徐佩佩的裙子下伸进去,将她的往下拉到他大腿处不能再拉为止。

    徐佩佩的基本上暴露在他的前方,她心里暗叹口气,没有阻止他的侵犯,继续为他手,同时更主动地和他接吻,想让他分散底下的动作。

    他开始用手在她的里扣捏,另一手缕玩她的。还好,似乎他只是想玩弄玩弄她的,并不打算用往里面捅,否则那又会是一番纠缠。

    她安心地继续用手刺激着他的,手里的越来越坚硬,还不时地在她手中跳动。她知道她的很快将会沾满一大片令人恶心的液。不过这已是不坏的结果了,但愿不要将她的裙子也弄得一塌糊涂。

    他从嘴唇里伸出了魔鬼般的舌头,探入她的口腔,在她嘴里开始肆虐地挺进。她将嘴张得更大,好让他得以尽兴。

    在这种快要达到他的时候她不愿打断他的兴奋,将他刺激到这种程度已很费劲。而且真的不让他占这个便宜很可能会得罪客人,所以只能任他在嘴里得寸进尺地大占便宜。

    火热的在手里越来越坚硬,眼看就要快到尽头。他突然将她的猛地往他一抱,上的直接抵在了她的口上,再要前进就可以探入里面。

    真是遇到了狡猾的老手,徐佩佩嗯呀地回拒着,决心只能让他到此为止。她用手将他的向上拉起一点,错开她的位置,将抵在里,更快速地用手摩擦。

    他没有强求,只是一手按住她的后脑,更猛烈地压住她的嘴在她嘴里乱搅着舌头,另一手则抓住了她的一个快速抓捏着,捏得她几乎疼的要叫出来。

    猛的爆发了。

    一股湿漉漉的火热的液体在徐佩佩的上方的里流开,粗大的连续在她的手心中跳动,他整个身子向前连挺几下,似是在配合他的每一次喷射,以得到更多的快感。

    徐佩佩继续快速用手抚慰着他的,直到他松开她的头让她的嘴离开大口大口地喘气。

    她歇了一口气,从桌子上取出两张纸巾将他的包住,然后小心地将卷起包住糊满她整个的浓稠的液。对着这个满意地喘着气的男人妩媚地娇笑献殷,两手勾住他的脖子再次献上一个温柔的亲吻。

    陈俊豪沿着西藏南路向人民广场慢慢地开着。脑海里又转到徐佩佩的身上。她现在是否正在某个男人的怀里被人姿意地玩弄?还是……

    他知道自己最近想这些想得太多了。这么不潇洒还怎么吃这碗饭?更惶论让徐佩佩真去作全程服务了。自从他上次去了“妩媚夜火”舞厅后脑子就一直充满徐佩佩裸露在男人怀里的幻觉。

    他猛地摇了摇头,知道自己又在毫无益处地胡思乱想。用劲捏了一下方向盘后他两眼职业性地向街边的人群中溜过去,在每一对男女身上巡视。

    一对男女靠在树干上紧紧地搂着,女人叉开了两腿,让男人的腿插在中间。另有一对男女挤在一个不易令人察觉的墙角,两张脸完全贴在一起。成双成对的恋人也是东莱夜间街头一大艳景。女人们的衣裙这几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变得越来越非常暴露和性感。

    一个娇艳的倩影刚好从他的侧镜中闪过,让他的脑海里又闪现出云红俏艳的容颜和她迷人的。陈俊豪的思绪再次回到那天在“妩媚夜火”舞厅里的那一个销魂的夜晚。

    “妩媚夜火”舞厅的确太过乱了。陈俊豪在云红的身上可以说上下摸了个透。好象是要验证他心里最后一点疑惑,当他的手摸向云红时,她不仅半点拒绝的意思都没有,还主动分开两腿,让他在她的隔着一层随意摸捏。他几乎就要将手指隔着裤子插进她的了。

    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所认可的三陪的底线。但似乎里面的三陪小姐都是如此。而且这种摸捏还只是开始。

    徐佩佩也是象云红这样接客的吗?他一直没有这样询问妻子。他实在不想让她难堪。她最初去做三陪还是他极力劝服的。让徐佩佩这样保守的女人去干那种事是要费不少口舌的。没想到现在的三陪变得如此赤裸裸,纵是一惯潇洒的他也感到有些难以接受。倒是徐佩佩居然能够承受这样性质的三陪,让他大为吃惊。也许徐佩佩所在的“天地豪情”并不象“妩媚夜火”这样出格?

    陈俊豪想起云红的手一开始就在他的裤裆部位不时地轻捏,一双巧手的刺激隔着裤子传到他上,那真是刺激无比。在陈俊豪几次拒绝了她邀他跳舞的邀请后她干脆就拉下了他裤子拉链,将手伸进里面隔着薄薄的把玩起他的鼓鼓的。这种大胆的服务让陈俊豪大为吃惊。这时的他全身的燥热已难以抵挡,在她的手的巧妙搓揉下立刻就膨胀到了最大状态。但他还是想进一步试探她到底能服务到什么程度。他问她能否将她的手直接伸进去弄。

    不出他的意料,云红竟真的伸进他的外裤里拉下他的,将他挺立的暴露出来,毫不羞涩地对他意味深长的一笑,就用手掳着他的,开始上下搓揉起上面的嫩皮。

    他从来未曾受过如此待遇。女人的手在他上温柔的感觉强烈地刺激起他的,他紧搂住她的细腰,靠在沙发上尽情享受着异性的手服务。这是他从未享受过的服务。简直比直接趴在女人身上还要刺激。他曾见过男人在他面包车后厢里让妓女为他手。当时他还大为不解,不就自己做就行了?还得花钱让女人帮忙?现在看来那人并不象自己以为的那样“港督”。手的感觉竟能如此奇妙。

    他在她的搓揉下坚持了好一会,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即将。这样子不是要将自己的裤子射脏一大片?

    看他低头犹豫的样子,云红马上就理会出他的心思。她放开握住他的手,两手伸进裙子里,不慌不忙地抬了一下,在陈俊豪难以置信的眼光下从裙子里面脱下了她的。笑着回到他的,将她那粉红色的套在了他的上,非常善解人意地对他轻声说道:“你就这个里面吧!”

    陈俊豪那一瞬真是惊呆了,她不是就是光着了吗?

    好象是要验证给他看,云红竟跨坐到他的腿上,裸露的就直接坐上去,他能隔着裤子清晰地感受到她毛扎扎的磨着他的大腿。

    云红搂住他的脖子,红唇轻轻印在他嘴上,慢慢用力压住他,在他的嘴唇上揉擦着,象是邀请他的热吻。被这么揉情的女人搂着接吻,腿上摩擦着她的,上还套着女性刚刚褪下的,一种极其异样的刺激将陈俊豪的全身包裹住。

    他两手干脆伸进她的裙子里,直接摸索着她光滑的腿部髋部甚至是部,再往下就是她的浓密的,在下去就摸到了她的裂缝处。他惊的差点叫出声来。她毫不在意他的侵犯,反而用一手伸进裙子下面再次开始为他手,这时在她的绸质的下面感觉更加美妙了。

    陈俊豪彻底陶醉了。他忘情地接受她的热吻,两手在她姿意乱摸,同时享受着她在他上越来越快的搓动。他一阵颤抖,浓烈的勃然而出,全部她的之中。那种舒畅的感觉至今还记忆犹新。

    陈俊豪每每想到云红脱了为自己手的情景,他下面就开始发硬。

    突然他醒悟出为何徐佩佩经常要洗,而且有时会一下洗两条甚至三条。这么看来徐佩佩确是为客人作这种手服务了,估计摸过她隐私的男人大概已不记其数了。这样想来,陈俊豪心中又开始隐隐作疼。

    他叹息了一声,知道如果徐佩佩真要去作全套服务,他还是会有很强的心理反应。

    真是不争气,陈俊豪在心里暗骂自己。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有什么放不下的。

    正在这时,路口一对男女向他招手。他心中大喜。今晚生意还真不错,能一晚接到两笔生意的日子越来越少了。

    马凯离开歌舞厅,自己的车就仍在了路边停车场,打车朝越好的酒店而去,晚上那笔可是大生意。坐进车里,报了地名,他这时才拿出手机,发现有个未接电话。

    接通电话以后,先是一通告罪,李伟杰那边的火气在孙菲菲身上泻的差不多了,知道马凯刚才在“忙正事”,也没多说什么。

    但是男人嘛,话题自然离不开女人,马凯在电话里就吹嘘说刚才遇见了一个极品女人,虽然是出来做的,看样子绝对还是第一次,连他都被迷的头晕晕的,否则也不会在本来时间就不怎么充裕的情况下,还搂着她跳了几曲舞,最后搞得连打炮的时间都没有。马凯这么一说,李伟杰自然来了兴趣。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