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433章 玉雅口交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4-12-18 15:49      字数:3295
热门推荐:
    三下五除二把自己剥了个精光的李伟杰伸出手指,轻轻拨开那湿淋淋的花瓣,就着充沛的轻而易举的进入了苏玉雅身体最娇嫩神圣之地。

    “啊……”

    苏玉雅檀口分张,一声娇媚的呻吟,异物的进入让她私密之处一阵抽搐,娇嫩的柔软迅速紧紧的将手指包裹,想将它排斥出去,居于门外,却反而将他的手指越吸越深,紧紧挤压。

    “不要……伟杰……不要啊……”

    苏玉雅摇动臻首,紧窒的私密之处狭小得几乎不能容纳他的指头,她拱起纤细的蛮腰想合拢修长雪白的双腿,却只将他结实的腰身夹得更紧。

    “玉雅,你放松一点,你那里实在太紧了,一根手指都受不了,等会更厉害的怎么吃得下?玉雅,乖,身体放松点。”

    李伟杰的双目泛赤,心跳加速,气息有些不稳,没想到刚刚泄过身的身体还是那么窄小,让他的手指只能无比困难的缓慢转动,那细嫩紧滑的触感令他苏醒的欲龙频频弹跳,全身阳气鼓胀,几乎要开来。

    “别……啊……伟杰……嗯嗯……玉雅……好难受……啊……”

    苏玉雅娇声浪吟,李伟杰修长的手指仿佛带有电流,每一次的旋转都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抖,私密之处疯狂的在收缩,一种渴望被巨物填满的疼痛爬上了她的心。

    “玉雅,你哪里难受?是这里么?”

    李伟杰眉头一挑,深入苏玉雅娇嫩处的修长手指倏地向里深入到底,然后再抽出,如此反复的进进出出,而他的拇指更是找到那粒敏感微凸的嫩红珍珠,肆无忌惮的恣意摩擦。

    “啊……”

    苏玉雅承檀口微分,受不住如此激烈的刺激,嘤声娇喘,雪白滑腻的柔美娇躯随着李伟杰那根放肆的手指上下摆动,粉红诱人的娇嫩诱惑剧烈的收缩几下,又不断“汩汩”往外溢出芬芳的花蜜。

    “玉雅,你的样子好浪,比起雪薇和清儿她们一点也不差,流了那么多的水儿……”

    李伟杰抽出沾满湿滑的手指,放入口中,轻轻舔了舔,似乎是在品尝世间最美味的珍惜佳肴。

    眉头微微蹙起,李伟杰口中除了回味着芬芳甜蜜的晶莹玉液的滋味,竟然还品出了一丝血腥味,难道是……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李伟杰确信自己的动作根本不可能让苏玉雅身体有任何不适,当然更不可能造流血这种事情,所以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她月事来了。

    一般来讲其实正常的月事是不会有味道的(除有点血腥味外);除非是在滋长的细菌,因为要分解生理期所排放的血液及液等等而产生难闻的气味,苏玉雅体质特意,就仿佛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姑射仙子一般。所以李伟杰先前一时不察,没有感受到任何异味,直到这刻细细品尝,才发觉不妥。

    李伟杰看着苏玉雅娇嫩柔软的,果然发现了一丝殷红的血色,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异样情绪,兽血沸腾,不能自已。

    轻轻俯体,李伟杰低头张了嘴,在苏玉雅不断散发媚惑清香的幽谷里,一顿绵长温柔地亲吻吸吮,将所有的琼浆玉液尽数吞入嘴中。

    灵动的舌尖不时挑弄着那微微泛红哆嗦的微绽樱桃,一波又一波酥酥麻麻的快感迅速在苏玉雅累积,让她快慰到几乎崩溃,横流,四溅,止都止不住。

    “好甜,宝贝,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最香艳的早餐。”

    李伟杰又贪婪的吞吮了好一阵,“玉雅,下面是不是很难受,是不是想要我好好爱你?”

    直到苏玉雅全身颤抖至痉挛,纤美的玉趾都酥麻得蜷曲了,李伟杰才停止这浪到极至的“进食”好整以暇的站起身来,他的薄唇晶亮湿漉,上面残留的是她渴望爱欲的证据。

    苏玉雅月信来时的表征已经越来越明显,李伟杰看着那丝丝殷红,内心却是升起一股变态的兴奋感觉。

    “我的玉雅宝贝心动了。”

    李伟杰低笑一声,邪恶道:“想要我好好爱你,就自己把腿打开。”

    他磁性的邪魅声音,靡的眼神,看得苏玉雅脸似充血,滚烫如火,心跳如雷,怦怦有声。

    苏玉雅害羞到了极致,却忍不住体内空虚的折磨和煎熬,两只颤抖的纤纤玉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修长浑圆的雪白玉腿,轻轻向两旁分张,曝露出流淌着湿润水光的粉红私密娇嫩地带。

    “伟杰……嗯……快来爱玉雅……嗯啊……伟杰……”

    她轻摇臻首,秀发飞舞,娇喘吁吁,呻吟连连,妩媚绯红的俏脸上满是催情鼓欲的浓浓春色。

    乌黑的发丝打着旋儿散落在雪白娇娆的雪腻身躯上,这样娇羞放浪的姿势,让苏玉雅觉得就像是自己正不知羞耻地邀请李伟杰尽情品尝她那鲜嫩可口的桃园般,内心生出羞不可仰,羞涩欲绝的害臊感觉。

    “真是美丽的可人儿。”

    李伟杰闷哼一声,杀气腾腾的“亮剑”对准“剑鞘”腰身用力一顶,进入她身体最紧窄水嫩的娇柔软腻之处。

    “啊……”

    苏玉雅高声尖叫一声,雪白柔嫩的赤裸胴体轻颤不已,素白的纤纤玉手紧紧纠结握成拳头,俏脸通红,呼吸急促,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

    狂炽,春色无边。

    这个时候,苏玉雅正羞涩地张开着双腿,两脚屈曲,而李伟杰正双手按着她的膝盖上,推往向外分开。

    李伟杰低着头,看着两人紧密结合的部位,甘露飞洒,四溅。

    啊!这种动作太过罪恶了,太荡了!

    苏玉雅感到李伟杰的每一次进攻都带来阵阵酸麻舒服的快感,尤其他发狠用力的时候,宛如要被戳穿了似的,然而那份纵乐的美妙,确实教人荧惑心醉。

    李伟杰每次进攻都能挑起她体内的火焰,直至苏玉雅无法忍耐,随着他的动作,把腰肢放荡地迎凑着扭动,要求他更深入地要她。

    啊……老天……此时在李伟杰的苏玉雅是如此地甜美,一对丰满浑圆,圆挺嫩白的,就在他的冲击下,一下一下的上下晃动,幻成一道无法形容的乳波,更令人怦然心动的是那绝艳的俏容上泛着因受不住身体上的欲火激情,和她喉中发出细小性感的呻吟。

    李伟杰放开揪着她双腿的手,改而伸手向前,毫无忌惮地向她浑圆的双峰,他一面揉搓,一面享受着玉雅的淑乳和掌上的快美感觉,眼睛却紧盯着苏玉雅的俏脸,看着她欢愉时的脸容变化。

    李伟杰贪婪的攻击,挑动苏玉雅欲肉的动,她可以感觉到,除了两人紧密结合的磨蹭与充实外,自己发育的越来越大优美双峰,已经双双落在他的手中。

    他一只手用拇指捻捻着一边蓓蕾,而右手却力度适中地,正把玩着她另一边。

    “嗯!实在太美了,不要停……啊……”

    苏玉雅忘乎所以的呻吟出声,“啊……我……要死了……”

    她的性子本来是十分害羞的,人又温婉柔顺,更不是一个荡的女性,这样亵的言语,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竟然能说得出口,但毕竟她是个双十年华的正常女性,在李伟杰高明的挑逗和激情的下,实也难怪她产生如此放纵的欲念。

    随着时间的消逝,苏玉雅顿时浑身一个痉挛,阵阵如潮涌出,人也接着瘫痪了下来,无力地任由李伟杰继续蹂躏她。

    李伟杰慢慢退出了苏玉雅的身体,少了阻碍的柔嫩立刻颤抖的喷出大量的花汁,一张一合间是那么的靡放荡,看得他血脉贲张,几乎不能自己。

    强忍内心邪恶的冲动,李伟杰抱着苏玉雅坐在椅子上,让她跨坐面对自己,咬着她玲珑小巧的耳垂,笑道:“想不到我的玉雅也会这么的浪,水儿流得这么多……”

    李伟杰嘴里吐出邪恶的话语,没有发泄的昂扬还在苏玉雅泥泞的股间缓缓滑动,撩拨着她新一轮的。

    “啊,人家才……才没有……没有呢……”

    的快感还在来回蹂躏身体,股间酥酥麻麻的悸动又被挑起,勉强恢复神志的苏玉雅只有努力的忽略它,“人家……人家不想要了……”

    “那怎么行?”

    李伟杰眼中闪烁着亵的光华,邪笑道:“玉雅,我还没有吃饱呢?”

    “可是你那么厉害,人家哪里受得了嘛!”

    苏玉雅娇娇的哀求,腻在他怀里撒娇,“让人家休息一下好不好,要不,晚上再做?”

    她试探着出了一个馊得不能再馊的主意。

    李伟杰却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笑道:“玉雅别怕,来,给我舔舔。”

    “什么?用舌头……舔?”

    苏玉雅凤目圆睁,吃惊不小,一脸的匪夷所思。

    “玉雅,只要你用嘴让我发泄出来,我就不会折腾你了。”

    李伟杰嘿嘿笑不住,活脱脱一大尾巴狼,乐不可支,仿佛全身骨头都一根根抖了起来。

    “人家不嘛!你真是坏死了。”

    苏玉雅嗯嘤一声,俏脸羞红,撒娇发嗲,“这般作贱人家,人家都没脸见人了。”

    “玉雅乖乖,试试看,舔一下下就好……”

    李伟杰笑道,连哄带骗,“来,试试,要勇敢!薇薇可是爱不释口呢!”

    苏玉雅虽然并不情知李伟杰说的实情,但她一向性子温婉,对李伟杰的一切都是宽容和顺从的,终于她壮着胆子,伸出丁香妙舌,轻轻在他上舔了一下。

    李伟杰一阵又酥又爽,更形壮大,想到一向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射仙子般的美妇师母苏玉雅,此时却用自己的红唇为自己服侍,直让他一阵阵肉紧,道:“玉雅心肝宝贝,继续给我舔。”

    苏玉雅舔了一下之后,似乎觉得并没有想像中的可怕,而且芳心深处很意外的不觉反感,见李伟杰开心的样儿,也有些自得,便张开鲜艳的红唇,细心舔吮起来。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