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731章 青青艾艾
作者:易天下      更新:2015-04-07 14:17      字数:3274
热门推荐:
    他这才抬头,对苗依云说:“云姐,你过去的事就当它是一场噩梦吧!尽快忘记它,你以后还有很好的未来。关于这件事,以前知道的人都被我……”抬手在自己脖子上划了一下,“以后也不会再有人知道了,你就放心吧!我今天来的第二件事,也是主要目的是和你商量一下合作的事情。”

    “合作?你和我?”苗依云拿纸巾擦拭着再次流出的泪水,闻言疑惑地问。

    “对,没错!”看苗依云还是有些迷茫,李伟杰就进一步解释说:“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两家的企业合作或者合并重组,共同发展。”

    “你的企业?”

    “怎么,看我不象吗?”

    “嗯,你太年轻了,象个学生,不象商人。”

    “云姐,你还真说对了,我现在大学刚毕业。我确实没有自己的企业(有,只是暂时规模实在太小),但是我未婚妻(夏薇薇)在圳津市有一家公司。”说到这里,李伟杰故意停住了。

    “嗯,这也够了。”说到经商,苗依云又重新恢复了大集团公司董事长的自信、精明和稳重。

    “我能拿回它……”李伟杰指了指身前的果盘。

    “啊,对了,你是怎么拿到的?他们没对你怎么样?他们……”苗依云也突然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她刚才光顾着发泄了,根本没有来得及细想。但是还没有等她说完,就被李伟杰笑着打断了。

    “云姐啊,你在经营管理上精明,在其他事上就不太行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别吊我胃口!”苗依云说着说着对李伟杰已经没有一点客套了。

    “你想啊,龙虎堂的人可不是心慈面善的菩萨,别人不招惹他们,他们还想办法欺压别人呢,怎么会让我轻轻松松地把这东西拿回来。”

    “对呀,你到底怎么拿回来的?”

    “俗话说‘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敢抽龙筋剥虎皮的人,自然有降龙伏虎的本事。”看到苗依云迷茫而机械地点头,李伟杰继续说道:“现在已经没有‘龙虎堂’这个组织了。”

    “啊,怎么回事?难道……你……?”

    “是的,这没什么!就这样,他们原来霸占的东西自然就跟了我的姓。”

    “那可有不少企业和资金呐。”提到了资金,苗依云眼睛习惯性地一亮,虽然她毫无贪财之念,但是经商多年养成的对资本的敏感反应,使得她兴趣大增。

    看到成功地暂时分散了苗依云的注意力,李伟杰继续这个话题:“所以,我要找一些精通企业管理的高级管理人员,协助我管理好我的这些企业和财产,没想到正巧碰到了你。”

    “碰到我又怎么啦?”

    “那就好办了呗!”

    “我可还没答应呐!”

    “我还没说完。卿姐可都答应帮我了,我们两家合并,你还不答应吗?再说,卿姐要是知道你不帮着她亲爱的弟弟,恐怕……”李伟杰“嘿嘿”坏笑着。

    “行了,别演戏啦!我现在还不能马上答应你,我还要和家里还有其他股东商量一下。估计没什么问题。”苗依云也笑了。

    当苗依云送李伟杰出去时,办公室外的秘书和前台接待小姐都愣住了。

    因为,从董事长办公室里出来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从正门进入的青年男子,其后向来冷着脸的董事长竟然有说有笑、面色红润地陪着一起走了出来,而且还一直送到了电梯间,等那男子上了电梯才走回自己办公室。

    真是奇也怪哉!

    再说李伟杰,从云腾集团出来之后,就继续他的“收并之路”。

    龙虎堂一直以一些卑鄙的手段,比如金钱贿赂、权力逼压、美色诱惑、隐私要挟等,控制一些企业、机关的主要领导,以达到他们暗中纵、赢取私利的目的。

    这些单位都是一些在东莱市各行各业颇具影响力的大中型企业或权力机关,掌握着东莱市行政、经济、贸易等各方面命脉,掌握住这些单位,虽然还不能说完全掌握住了东莱市,但是要左右东莱市的一些事情确实可以办到。

    有时对于那些不上套的人,他们就使用暴力,杨玉卿和上官甜甜的遭遇就是其中一例。

    总之,龙虎堂的一伙人为了达到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李伟杰每处理完一个单位的事情,就对龙虎堂的认识加深一层,同时对它的愤恨也加深一层,对毁掉龙虎堂之流黑势力的决心也就更加坚定。

    不过,李伟杰也庆幸及早地了解了这一切,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讲,龙虎堂也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让李伟杰深刻认识了社会黑暗的一面,掌握了一些黑暗法则和伎两,对他今后的创业不无好处。

    到了傍晚,李伟杰如期去接上官甜甜。

    两人亲密地靠在一起向家走去,上官甜甜兴奋地向李伟杰讲述今天她在学校的所见所闻。

    正说间,突然几个穿着与上官甜甜同样校服的人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上官甜甜立刻火了,沉声冲着为首的一个小子说道:“牛志斌,你给我让开,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那小子丝毫不知道自己的危险处境,惹火了上官甜甜和站在点着了导火索的火药桶上没什么区别,还厚颜向上官甜甜说道:“上官甜甜,那小子有什么,连辆车都没有,让你天天用两条腿走路,你别跟他了,跟着我,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车有车,要什么有什么,比跟他强多了,你仔细考虑考虑。”

    “你说完了?”

    “没有,没有!咱们就要高考了,其实你根本不用费那么大的劲,只要你跟我好,我保证全国大学任你挑,怎么样?”

    “这回说完了?”

    “说完啦!”

    “那就快点让开,我还要回家呢!”

    “你!”那小子刚明白自己是白费口舌了,也有些恼羞成怒,但还是强压下去了,“你走可以,但是他不能走,我要和他谈谈。”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男朋友说话。你不走是吧,不然你可别后悔。”上官甜甜说着,眼看就要动手了。

    李伟杰害怕上官甜甜太冲动,在大街上出了伤了人,可就不好办了,赶忙在她耳边说了两句。

    上官甜甜闻言也冷静了点,但是还有些气不过,于是李伟杰只得帮他出气。

    只见他左手五指张开,插向脚下的一块铺路花砖,五根修长的手指向棉花一样了水泥砖里,向上一提,一块20厘米见方、5厘米厚、大约8公斤的花砖随手而起,左手插着花砖抬至胸前,右手掌刀故意缓慢地划向花砖,片刻功夫,就象拿一把锋利的刀子切水果一样,地上散落了一片花砖的碎块。

    就这一手儿,镇住了牛志斌一伙人,陶俑一样站在那里,连上官甜甜推开他们和李伟杰两人并肩而过都没有苏醒过来。

    在路上,李伟杰边走边问上官甜甜,那个牛志斌是怎么回事。

    上官甜甜一皱眉头,撇撇小嘴,看来她是烦透了那个家伙。

    通过上官甜甜的述说,李伟杰也大致了解了一些有关牛志斌的情况。

    牛志斌的爸爸在东莱市是个很有势力的人,他的妈妈是东莱市人,由于他爸爸要拓展华夏北部市场,就选择了在东莱市投资,因此他们一家暂时搬到东莱市,他就上了这所学校,凑巧与上官甜甜一个班。

    不知为什么,牛志斌一来就看上了上官甜甜,穷追猛打地追求她。但是,上官甜甜却烦他烦得要命,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尽管如此,牛志斌还是毫不气馁,一如既往,最后搞得上官甜甜一看到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其实,今天这事的直接起因就是昨天李伟杰来接上官甜甜下学回家。

    昨天,上官甜甜和李伟杰在门口上演了一出经典的打斗调情戏,刺激得牛志斌一夜没有睡好觉,今天他约好几个小哥们一起来向李伟杰“要人”。

    没想到,让上官甜甜的“特技表演”打消了他们原先的想法,而且吓得那些人以后再看到上官甜甜都腿打哆嗦。这是后话了。

    后面几天的工作出奇的顺利,几乎没有碰到任何麻烦。由于第一天雷霆行动的震慑作用,居然后来一直风平浪静,据鲁毅手下兄弟们的反映,一连几天,街面上都没有看见其他大帮派成员的影子,也没有听说有帮派之间的冲突发生。

    当李伟杰带着龙虎堂用来要挟他人的一些物证到原来被龙虎堂控制胁迫的企业时,这些企业竟然只有几家要独自经营,其余绝大部分都要求加入尚未成立的新企业集团,这个结果与李伟杰他们的估计相差很大,是他们始料不及的。

    不过,好在李伟杰并不准备在这些企业里涉入过深,至少现在没有,他还是一心经营着自己的IT公司,李伟杰相信,未来的他,肯定能够站在最顶峰,俯瞰这个世界。

    这天下午,李伟杰又去了片场,他期望见到巩新亮。

    在片场里,李伟杰找到了巩新亮,她还是一身标准的OL打扮,只是她换了一套衣服,黑色长袖衬衫,白色的筒裙,白色的高根鞋,也许心情不错,她脸带笑容,神采奕奕,走起路来步伐轻盈,婀娜多姿。

    李伟杰兴奋地迎了上去,噫,巩新亮见他之后,竟然恢复了她那冷漠淡然的神情,甚至没有看李伟杰,他在巩新亮眼中就如同一个陌生人。

    李伟杰的心发冷,冷到极点,难过、忧伤、愤怒……什么滋味都来了……

    这个时候,李伟杰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来形容,说实话,他并不是那种拿不起放不下的男人,只是现实的变化实在太大了,一天之前还充满了幸福,一天之后却如临深渊。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