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九百三十一章 双魂共生者
作者:逆苍天      更新:2022-03-23 11:19      字数:4945
热门推荐:
    冰凤凰之姿,仅持续了一霎。

    呼!

    随着漫天火焰的暴烈而现,亚历克斯的火凤凰形态,再一次耀目而出。

    “神火天道!”

    其宽阔到能遮蔽星辰的火红羽翼,挥洒出点点滴滴的火雨,拖曳着炽烈而璀璨的火流,撬动了附近的碎块,化为一片火焰陨石,向虞渊背后虚空的那片血sè天幕而去。

    流星雨般的火焰陨石,它的兽神之血暗藏,梵天灭地。

    每一滴它的神血,都代表一种源自荒界的火焰真谛,一种完整火焰法则的再现。

    极致的火焰能熔炼众生血肉。

    充盈了血能,斩龙台通过适时改变而形成的那片血sè天幕,是血之汇聚。

    它即便来自虞渊的阳神,可因真实的阳神未抵达,依然极难承受如此滔天烈焰。

    这时,虞渊很自然地想起了黎会长的那句话。

    真金不怕火炼。

    血sè天幕随心一变,再次化为紫金神铁,透着金属的冷硬光泽,如铜墙铁壁般挡在虞渊的本体真身前。

    一道道流星火雨,如万千火焰箭矢,射在紫金神铁形态的斩龙台。

    哗!

    和金铁相关的血脉奥秘,一片片地在台面生成,瞬间千百种加固斩龙台的奥术。

    可斩龙台的台面上,还是出现了许多焦黑痕迹,亦有极其不凡的火焰精芒,甚至透过了斩龙台的坚厚防御,落入到了内中天地。

    无数寒雾,岩晶,冷峰,从斩龙台内中的大地生出。

    顽强地,想要梵灭天地万物的火焰精芒,被那些寒雾、岩晶,拔地而起的冷锋冲散,没有能对斩龙台内部世界造成结构性损伤。

    “一方神奇的小世界。”

    亚历克斯为之动容。

    每一点火焰精芒,消失在斩龙台的时候,都送回了一点记忆画面。

    这让亚历克斯能够看到,在这块奇异的砚台里头竟暗藏着神秘,有一方比真实天地,似乎道则更为完整的异地。

    那些寒雾,岩晶,锋芒凌厉的冰川,也蕴藏着另类的寒冰道则。

    这些寒冰道则,是亚历克斯在荒界没有触及过的,荒界稀少的冰雪天地,未能孕育出足够多的寒洌法则。

    因荒界特殊的环境,冰封时代早早就结束了,曾经强大的极寒生灵,在它亚历克斯出生前就灭绝了太多,让它无法收集到更多极寒血脉。

    斩龙台中的寒流,一缕缕冰寒奥秘,让亚历克斯这位精通冰与火的凤凰,嗅到了继续强大自身的可能。

    “你是个能够不断为我带来惊喜的家伙。”

    漫天坠落的火炎流星中,这只翩然起舞的火凤凰,羽翼一展,便向斩龙台扑来。

    如化为众多火炎流星中的一道。

    看它的架势,这是要破开斩龙台的封禁隔膜,要深入到斩龙台内中天地,以无穷尽的火焰焚灭内中的血幕,采集只对它有益的寒冰奥秘。

    它要摧毁斩龙台,还要剥夺内中烙印的寒冰法则,要以此壮大它的冰凤凰躯体。

    它也很清楚,它的冰凤凰形态,远远逊sè于它的火凤凰形态。

    原因就是收集的寒冰法则不足。

    “在浩漭,极致的火焰裹着源魂,防止有血肉的至强逾越。除了完全金铁化的黎会长,就唯有精通灵魂力量,如大魔神贝尔坦斯,如之前的我……”

    虞渊脑海灵光乍现。

    呼!呼呼!

    从他的眉心深处,骤然飘出一道道庞大的魔影,全部是魂能汇聚精炼而成。

    神魔衍生决。

    妖神,天魔,心灵蜃兽、祸乱天蛇般的巨兽,和那些各族逝去的至高,以纯魂灵的形态再现于世。

    一尊尊曾响彻苍穹,令源界众生颤栗的存在,从光yīn长河内踏出。

    他们通体缭绕着yīn能和魂力,

    在数不尽的火炎流星内健步如飞,化为一股纯粹的魂魄洪流。

    他们万火不侵。

    火凤凰的“神火天道”,对这类没有血肉躯体,只是纯灵魂形态的异物,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微乎其微。

    其中,被虞渊观想出来,以魂能重现的心灵蜃兽和祸乱天蛇,对亚历克斯影响力大的惊人。

    微缩之后,混杂在众多火炎流星内,要冲入斩龙台的亚历克斯,陡然悬崖勒马。

    它的两只羽翼,如两只手一般,抱着它红艳艳的硕大头颅。

    它尖啸着竟在抽身后退。

    它感受到了灵魂的刺痛和错乱,它意识恍惚,看到了许多尘封起来的模糊影像。

    这位精通冰火两种精奥力量的凤凰,在抽身逃离时,就见那些被虞渊凝炼出的妖神,天魔,还有巨兽的魂体,已越过了滔天火海,反向它的兽魂扑来。

    它一边慌乱地尖叫,一边在切换着形态。

    哧哧!

    滔天的烈焰,一道道的火炎流星,朝向斩龙台砸来的轨迹,突然间也乱了。

    斩龙台轻松地越过。

    站在紫金砚台上,虞渊的双瞳,仿佛照耀进了亚历克斯的灵魂深处。

    被他观想幻化出的,所有纯魂灵形态的妖神,天魔,巨兽,异族的至强者,都是他分逸的部分灵魂。

    他的灵魂能量,能够从魉域的鬼神之躯获取。

    以灵魂侵入亚历克斯脑海的他,自然能看到亚历克斯的兽魂,然后……

    虞渊突然怔了怔。

    在这只冰火凤凰的灵魂深处,他通过侵入的神魔巨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道淡淡的魂影,燃烧着不明显的火焰,如终年将自己置身在yīn影中。

    那道魂影,是另外一只优美的火凤凰。

    它就缩在yīn影深处,刻意地不显现自己,就只是默默地看着亚历克斯的灵魂深处,不断展现自己的凤凰之影。

    它,似乎是亚历克斯的另外一个灵魂。

    而这个灵魂,永远在其灵魂的yīn影暗处,用一种痛爱而包容的目光,望着亚历克斯在明处的灵魂,任由它肆意妄为。

    任由亚历克斯展现自己的强势和美丽。

    它似乎只是亚历克斯一道虚幻的影子。

    “冰裂之术!”

    亚历克斯在明处的灵魂,凝为一只晶莹的冰凤凰,如一块落地炸裂的冰晶,众多冰刺向八方穿透溅射。

    扑向这个亚历克斯,试图扼杀它灵魂的神魔,面对有着超强杀伤力的冰寒穿透,或是抽身逃离,或被冰刺穿透而灭。

    寒力能冻裂魂魄。

    众多的火焰团已消失不见,亚历克斯重返冰凤凰的形态,就连它的兽魂都成了透着寒洌气息冰凤凰。

    “双魂共生。”

    虞渊没急于动手,惊讶地看着眼前,呈现出冰凤凰形态的异界兽神。

    他确信,他刚刚在亚历克斯的灵魂深处,瞧见的那个燃烧着的魂影,和现在的这个亚历克斯绝非一个。

    那个灵魂在yīn影暗处,望着亚历克斯冰凤凰魂态的目光,是一种看待……孩子或亲人的眼神。

    而不是看向另外一个自己!

    这个亚历克斯,或许……从诞生起就有两个灵魂,另外一个灵魂常年隐没自己,几乎不会显现出来。

    它纵容着亚历克斯,将它的力量和所有能力交给亚历克斯,任由亚历克斯展示。

    它是亚历克斯的影子,或者……它才是真正的亚历克斯。

    亚历克斯兴许自己都不知道它的存在。

    喀喀!

    冰凤凰活动着蜕变后的羽翼和肢体,冰渣和冰光溅射着,“魂之秘术,你身为源血的代言者,居然能运用如此精妙的魂术。”

    亚历克斯不敢置信。

    它在开口讲话时,又恢复一

    贯冷傲臭屁的神态,它意识到再现火凤凰姿态,虞渊还会再次动用那种奇异的灵魂秘术,便一直保持着冰凤凰的形态。

    而这时。

    被虞渊踩在脚下的斩龙台,随心而动,化作一柄紫金sè的巨刃,萦绕着生命真谛的奥秘。

    那具坐镇在“深渊之门”,始终参悟源血赋予的生命真谛,还醒悟巨兽血脉奥妙的他,心有所感地给出了解决之道。

    属于他虞渊这一世,独创的血之法决,以斩龙台化作的紫金巨刃挥出。

    生命之刃!

    紫金sè的巨刃,荡漾着彩sè涟漪,如划拉出暗含源界众生血脉的霞光,当头朝着冰凤凰之姿的亚历克斯劈来。

    喀嚓!

    虚空传来一声脆响,潘诺斯呆呆地,看着脚下的墨氲塔,眼中顿现颓然无助。

    墨氲塔对银澜星域的虚空封禁,因虞渊劈裂天地生命之刃,被劈砍的彻底失效。

    潘诺斯看着千万丈的紫金sè光刃,薄若蝉翼地劈来,看到在透明晶莹的光刃内,有智慧族群正在幻生幻灭,似乎有无数的生命进行着生死更替。

    潘诺斯骇然地发现,它紧握着的那条腰带内,它所聚集的生命种子,一粒粒地仿佛也要分开。

    它于是带着墨氲塔拼命远离。

    亚历克斯愣了一霎,面对这一式不明的紫金光刃,这位异界的兽神,将冰晶般的羽翼合拢,化为坚厚的盾牌。

    紫金sè的巨刃势不可挡地劈来。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霎那,来自于生命之力的分隔异力,将亚历克斯兽心内的冰与火血脉一分为二。

    众多细密的,肉眼不看的血脉晶链,本揉炼在一起,此刻却在神奇地分开。

    它的兽心,代表着冰与火的血脉晶链,本缠绕着充满了它的心,却以虞渊的生命之刃而解\体。

    血脉晶链的解\体,如起到了多米诺骨牌效应,让它这具冰莹的凤凰之体,有那么一霎极度的脆弱。

    喀嚓!

    连它格挡的羽翼,凤凰之首,凤凰之身,都被“生命之刃”切割为两半。

    亚历克斯一分为二。

    变为两片的亚历克斯,两个半边的兽心内,骤然涌现出一股异样的生命机能,两个半边的亚历克斯竟然全部化作火凤凰。

    “神火涅槃。”

    一个女性的声音从两个燃烧的半边火凤凰体内传来。

    都只剩下半边的火凤凰,在虞渊的注目下渐渐缩小,在火焰内进行着血脉的重新排布组合。

    不多时,两个略小一号的完整火凤凰显现。

    其中一个火凤凰体内,有道道血芒如火炎流星般飞出,逸入另外一只凤凰体内。

    另外一种凤凰体内,有众多晶莹的冰流,向对面的凤凰体内如电而去。

    像是一种分隔和交换。

    没有持续太久,分为两半的亚历克斯,变为了两个凤凰。

    一只火凤凰,一只冰凤凰。

    冰凤凰茫然地,在虚空打量着自己,又看向对面燃烧着的火凤凰,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哗!

    火凤凰摇身一变,化为一个妩媚动人的人族女子,她以复杂的眼神,看着那只冰凤凰,忽然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你,本是我的一部分,怎么突然分开了?”

    很久以后,冰凤凰像是终于反应了过来,以兽魂进行呼喊,让那个火凤凰融入自己,重新变为原来的形态。

    “亚历克斯,我的弟弟,我真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

    火凤凰略显无奈,它眼中都是疼爱,感叹道:“我真想一直躲着,让你永远也不知道真相。哎,可是这个叫虞渊的人,偏偏将你我分开了,偏要让我们以这样的方式再见。”

    “我的弟弟,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