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三十七章 法胜在先权
作者:误道者      更新:2022-03-22 22:53      字数:3823
热门推荐:
    方景凛乘在金舟之中,时不时望向前方,不过广台那里因为镇道之宝的遮蔽,这回什么都看不清楚。

    虽然金舟一直在此不动,可玄廷既然让他来到此间,那么想必一到合适时机,自是会让他上前的。

    舟内金光一闪,明周道人这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向他打一个稽首,道:“方上真。”说话之间,便向着他递上了一枚金符,道:“此是张廷执让明周交给方上真的。”

    方景凛接了过来,意念入内一转,这上面所录,却是对某种根本道法的推断,正思量之间,周明道人这时又道:“前方派遣出去之人,已然全数覆灭了。”

    “是么?”

    方景凛点了点头,立时就明白了,这些派遣出去之人应该就是亡于掌握此等道法修士的手中了。

    他暗道:“我本以为这些人法力平平,就算去了也没什么结果,也无法引动对面求全之人出手,没想到非但引了出来,还探查到了出手之人的道法,这些人倒也不是没用。”

    至于玄廷是怎么探查的,他虽然也是好奇,可知道现在自己就算追问也不可能得到答案。

    他此刻身上法力一激,就将那一枚金符化了去,并对明周道人道:“回去告诉张廷执,方某已是知悉他的意思了,这便动身,往攻元夏。”

    明周道人意思传到,也不再多留,打一个稽首,便即离开。

    而另一边,上层云海某处,焦尧假身被破灭,正身自也是有所察觉,心下不由暗暗可惜。

    假身被毁还罢了,反正总是耗用之物,自己祭炼的那个上千个阵盘可是囤积了许久,这回没能收了回来,想也是一并被销毁了,不过令他欣慰的是,总算完成了这次差事,总算可以休歇一会儿了。

    金光一闪,明周道人出现在一边,他面上方才露出轻松之色却是微微一僵。

    明周道人打个稽首,道:“焦上尊,稍候方上真当会往杀奔元夏广台,玄廷有谕,还需焦上尊在后负责接应。”

    “方上真?”焦尧一转念,“可是方景凛?”

    明周道人道:“正是。”

    焦尧心下了然,随后他露出为难之色,道:“焦某假身不多,这方才用了一具……”

    明周道人笑道:“焦上真的假身三四具是往少里说,五六具总是有的,虽不多,但也不少。”

    焦尧忙道:“非如此,不曾有,休乱说!”

    明周道人只是微笑着看着他。

    焦尧唉了一声,叹气道:“道友不知,方才阵盘损失了不少,那是焦某辛苦祭炼了十载的倚仗啊,少了等若痛失一臂,本来这还不算什么,玄廷有命,焦某岂敢推脱?就怕做不成事,连累了同道……”

    明周道人道:“不打紧。”他从袖中取出一只锦囊,道:“此是玄廷吩咐明周送来的,里间有上千阵盘,不会让焦上真难为的。”

    “这……”

    焦尧闻言,不由连连咳嗽了几声,看着这镜囊,违心道:“玄廷想的真是周到。”他只得起身,行有一礼,道:“既如此,焦某敢不用心。”

    明周道人这里吩咐好后,便告辞离开,回到了清穹道宫之内,向负袖站在那里观望虚空的张御禀告道:“廷执,焦上真已是领命。”

    张御微微点首,道:“知道了。”

    焦尧这老龙,别看老是想着推脱避事,可实际上做事一向稳妥。

    就如方才,其人看着是被对面道法一气灭去了,可实际上由于身上守御之物甚多,与他人被灭是与区别的,虽然仅仅只是稍微延缓了一下对面道法的吞化,可也使得他得以完整看清楚了此中运转。

    这回虽然只是负责接应,可说不定还能带来惊喜。

    方景凛这一边,他立在飞舟舟首,脑海中正在思忖着对策。

    求全上境之人,道法之上固然有高下之分,可斗战之时,若是乍然玉简,主要还是需及时抢占对各自有利条件,因为道法层出不穷,各种变化都有,以弱胜强也不是不可能。

    而先一步知晓了,那就另一回事了。

    不过也可能稍候遇到的是另一人,可这许更是玄廷愿意看到的。但可能性不大,求全之人毕竟属于少数,手段只要暴露了出来,那就意味着有被击败的可能的,能隐藏就会尽量隐藏。

    而方才他所看到的道法,按照金符之上的推断,实际上正好克压他的道法,因为对方道法只要一见面就可起作用,而他的道法却需要拖延足够长的时间才能真正发挥威能。

    虽然他这次非是一个人到来,背后还有几人,照理说当是一股强大的助力,可是他并不看好这几位。

    因为这几人本就是从元夏投过来的,元夏对于他们的道法可是清楚的很,说不定元夏此刻就准备着克压四人的手段,所以这四位不能直接拉上去斗战,而应当是另起作用。

    他寻思了一会儿,有了决断,转过身来,对着四人道:“诸位,我要与你们商议一件事,或许与你等有损。”

    四人相互看了看,岳清泽道:“方上真请说。”

    方景凛也不客气,立刻将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传声与四人知晓,并道:“四位觉得如何?”

    岳清泽闻言之后,笑了笑,道:“方上真此策可行,岳某自是愿意的。”

    丰神常想了想,道:“丰某也可。”

    缠相,商络二人则是毫不犹豫道:“我二人皆愿遵循此策。’

    而随着他们一语言毕,不觉身躯一震,感觉到自方景凛身上传递来一股无形力量,并压在了他们身上,但又转瞬即逝。

    方景凛听了他们愿意,满意点头,吩咐道:“缠道友,商道友,你们二位与我同行,”又对岳清泽、丰神常二人道:“岳道友、丰道友,你们且在后接应。”

    四人都是肃然应下。

    之所以分成两列,这般也是有用意的,若是元夏也有通过假身斩杀正身之法,那么他们分成两批,以求全修道人的反应速度,便不至于被一网成擒。

    虽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但谨慎一点总不会有错。

    安排好之后,几人立时分开,分乘两飞舟,一前一后拉开距离,向着前方突进。

    有金砂护持,两边又有其余玄尊乘坐飞舟以作遮护,后方更有接应之人,飞舟此番冲驰之下,很快冲破重重禁阵,深入到了方才焦尧等人所至之地。也就是在这里,前面一行人几乎就是在照面之间尽数败亡。

    方景凛隔远就看到了那名道人,他站着不动,负袖道:“两位道友,交给你们了。”

    缠相、商络二人应了一声,立刻自飞舟之内遁飞出来。

    那道人也是神情一沉,虽他是上三世之人,可来时也是做足了准备的,一眼就认出,这两人正是从元夏这里投奔去天夏的缠、商二人。

    商络此人的道法名唤“胜从在先”,其人之道法会使人生出一种感应上的滞后之后,甚至敌手道法发动也会因此慢上一拍。

    这等道法若是还有旁人配合,那对面敌手几乎无有胜算的,因为你每一次发动都会落后其人一步,威胁不可谓不大。

    那道人想到这里,眼神却是深沉了几分,好在这二人都曾经受了元夏的法仪,哪怕现在被天夏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压住了,可现在他做了准备,那么牵扯一瞬间也是可以的。

    故对他商络忽然望有一眼,道法倏然转动,商道人本待发动道法,在其之前先一步克压此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法力一转,气息陡然乱了一瞬,而就这是慢了这么一拍,整个人就此骤然消失不见。

    缠道人也是一惊,本来他们二人互相配合,两人一齐出手当可立时压下对手,可是方才他气息也是同样乱了一瞬。

    就这么短暂片刻,那道人已然收拾了商道人,此刻转而看向了他。

    缠道人神情肃然,他立定虚空,身上迸发出一股浩荡金光,所过之处,无论阵器雷珠,还是尘埃气光,俱都消失不见。

    那道人面上略带冷嘲,这等强攻道术,若无人配合,又岂能拿捏到他?他往后遁避开来,待得气机平复,道法再是一转,身上异气一阵勃动,缠道人也是由此消失不见。

    短时内接连吞化两名同道,他也是压力不小,因为事后还需要进行还化,好在这一次对付的只是假身,并非真的以道法杀灭了两名同道,所以他也要在随后亲自在一载之内炼化出两具假身便好,这虽然有些短暂,但还能做到。

    这时他看向飞舟方向,他方才就察觉到,应该还有一位求全之人在那里,可是方才始终没有出来。

    其实出来他也不怕,上面自会有人下来阻挡其人。

    而现在看起来,已然是不需要了。

    方景凛站在舟中一直不动,就那么看着两人被吞化,此时他抖了抖袖子,从飞舟之中踏步出来,来至那道人面前。

    那道人谨慎的看着他,到了求全之境,什么道法都有可能出现,其人等着不动,他实在判断不出究竟,可又不可能不出手。

    打量了一会儿后,他身上异气一闪,顿时发动了道法。

    然而令他吃惊的是,那道法过处,方景凛身影只是微微虚化了一下,居然没能将之吞化了下去!

    ……

    ……

    (本章完)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