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 尺木
作者:忘语      更新:2022-03-20 09:15      字数:2551
热门推荐:
    “你们放了他,我这就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咱们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沈落说道。

    “放了他?沈落,你未免说的太轻巧了?”敖钦冷笑一声,说道。

    方才沈落救人心切,没有再继续隐藏修为气息,此刻自然是已经被他认了出来。

    沈落也不再装了,身上气息瞬间爆发开来,磅礴的灵压立刻铺展开来,化作一股无形气势压迫向了龙宫众人。

    “真仙后期……”敖钦顿时不淡定了。

    没记错的话,上次他们在东海龙宫交手的时候,沈落还不过区区真仙初期,怎么才过去这么点时间,他竟然已经是真仙后期修士了?

    龙宫其他修士见状,神色也都变得难看起来。

    沈落嘴角轻轻扯动,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能够凭借自身修为的压迫感,让他们放人最好,毕竟他要救水喰族人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又不是真的要和南海龙宫不死不休。

    “这是什么障眼法?”敖钦寒声问道。。

    “你觉得我是在虚张声势?”沈落冷冷道。

    “不管是不是障眼法,你也不过是个真仙后期修士,真当我怕你不成?”敖钦看着沈落那白骨生肌的手臂,目光闪烁道。

    说罢,他冲着敖战点了点头。

    敖战本就因为是自己将沈落两人招至队伍中,生怕被敖钦责罚,见他授意后,眼中凶光一闪,刀锋立即横扫,就要将朱莽七的头颅斩下。

    朱莽七只觉脖颈一凉,心中暗叹一声:“我命休矣……”

    然而下一瞬,敖战持刀的手就僵在了原地,一道黑色人影突然从其影子中钻了出来,手中一柄黑色鬼刀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什么时候……”敖钦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大吃了一惊。

    “放人。”鬼将赵飞戟冷冷说了一句。

    敖战顿时感到脖颈一阵寒气袭来,浑身鸡皮疙瘩瞬间都冒了出来,只得移开了刀锋。

    朱莽七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了原地。

    “走。”赵飞戟一声低喝。

    朱莽七只觉得屁股挨了一脚,踉跄着朝前方跌扑了出去。

    几乎也是同时,地面上两道金色龙爪突然探出,一个抓向了赵飞戟,一个抓向了朱莽七。

    赵飞戟没有丝毫犹豫,一刀划向敖战脖颈,同时身形向上一纵,一掌抓向他的头发,作势就要摘走敖战的头颅。

    “锵……”

    一连串火星溅起,敖战脖子上悬挂的一枚金鳞模样的吊坠突然亮起,化作一片金色光芒,挡住了他的刀锋。

    另一边,朱莽七根本无法躲避那突然出现的龙爪,眼看就要被一抓捏碎小腿时,沈落的身影与他擦肩而过,一个俯身,一掌朝着地面轰了下去。

    沈落的掌心爆发出一阵耀眼金光,竟也凝聚出金龙爪印,与之对撞在了一起。

    轰然爆裂之声响起,朱莽七当即被震飞了出去,只是还未落地,就被一根触手卷住,给拉扯了回去。

    他站稳身形之后,看着沈落的背影,一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喃喃道:“啊呀,低估了,还是低估了……”

    前方爆裂之声落幕,沈落和赵飞戟同时退了回来,并肩站在了一起。

    沈落身形微微侧过,先前被灼伤的手臂终于不再麻木无感,可取而代之的却是钻心的疼痛,他调动的法力越多,那股疼痛就越甚。

    敖钦目光落在沈落身上,眼中不禁闪过犹豫之色。

    就在这时,周围空间忽然剧烈一震,一股强大无比的灵力波动骤然袭来。

    沈落等人感受到那股力量,皆是一惊,目光同时朝着宝船后面的方向,望了过去。

    “杀了他们。”

    敖钦厉喝一声,自己则是身形腾空跃起,直奔宝船后方。

    “你保护好他们,我过去看看。”沈落略一犹豫,对鬼将说道。

    “是。”赵飞戟应了一声,退到了朱莽七三人身前。

    沈落则是迎面冲向了追杀过来的大批龙宫修士,并指朝前一挥,十数柄纯阳飞剑立即疾射而出,化作道道剑光,杀入了人群中。

    那些龙宫修士纷纷御起法宝抵挡,却根本无法匹敌,被尽数打退。

    沈落也无意与他们纠缠,打伤他们之后,身形从他们中间疾掠而过,朝着敖钦父子两人追了上去。

    在他身后,很快就响起了葬龙笛的声音。

    沈落受伤的手臂抽搐不已,法力流动时带来的剧烈疼痛,令他不禁冷汗直流。

    只是此刻,他也根本顾忌不上自己的伤势,只因为在方才爆发的灵力波动中,他感受到了来自祖龙的气息。

    若是寻常之物,他可以不去管,但现在祖龙残魂还寄居在敖弘体内,那么他就必须查清楚,敖钦此番前来所寻的,究竟是何物?

    沈落越过宝船之后,立即看到,前方数百丈外的墙壁上,遍布着蛛网一般密集的火脉,却是如树状一般,集中收束向了地面上的一处古怪石台。

    那石台形如莲花,共有十五枚花瓣,瓣瓣晶莹剔透,呈现朱红之色,在其花蕊中心树立着两根蜿蜒龙角,那祖龙气息赫然是从其上散发出来的。

    “祖龙尺木,果然是祖龙尺木!”敖钦已经快到石台跟前,在看清其中什物后,顿时激动地难以自持,不禁连连喊道。

    敖战也是喉咙干涩,满眼的惊喜之色。

    这些年来他们为了搜寻祖龙遗物费尽心血,今日终于找到其中最为重要的祖龙尺木,怎能不让他激动到无法言语?

    古语有云,龙无尺木,无以飞天。

    这倒不是说没有龙角,龙就无法飞翔,而是说明此物对于龙族来说的重要性,有没有尺木在头的龙族是完全两個级别的存在,况且这还是来自祖龙的尺木。

    “祖龙的尺木为何会在此处?”沈落见此,心中疑惑不已。

    思量间,敖钦已经来到了莲台之前,双眼之中只能看到那两根颜色赤金的蜿蜒龙角,再也容不下他物。

    容不得沈落思索,敖钦就已经动手,抬起一掌隔空朝着莲台上的龙角抓取了过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