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七百一十九章 盘神岭
作者:萧瑾瑜      更新:2022-03-19 10:42      字数:4576
热门推荐:
    唰!

    周风等四位仙王挪移虚空,全力撤退。

    可尚在半途,他们就止步。

    前方路上,出现了一群模样狰狞凶厉的血蚊子,都有磨盘大小,生着六对翅膀,铺天盖地。

    毫不犹豫,周风等人改变方向,朝另一侧挪移。

    可很快,他们就再次色变。

    因为前方,再次出现一群气息可怖的生灵,那是一群沐浴在血色雷电中的魔灵,每一个都有百丈高大,气焰滔天。

    当周风他们再要改变方向时,就蓦地发现,在四面百分之地,陆续出现了一些诡异生灵,俨然将这片天地彻底封锁!

    一下子,周风等人直冒冷汗,心都沉入谷底。

    上当了!

    从他们进入这片区域开始,他们实则已陷入一场精心准备的杀局之中!

    “怪不得你一路逃进了这黑雾大渊中,原来你是早有蓄谋!!”

    周风脸色铁青难看。

    这一刻,他忽然明白,为何那负剑老猿会封锁黑雾大渊的入口了,很简单,那负剑老猿和在场那些诡异生灵一样,是沈牧的同伙!!

    “错了。”

    苏奕摇头道,“我和你们不一样,不屑仗势欺人,能自己解决的事情,也不会让他人帮忙。”

    说着,他又补充道:“我早说了,只要你们不逃,我可以给你们一个公平对决的机会。”

    周风等人彼此对视,面面相觑。

    “当真?”

    有人沉声开口。

    苏奕目光一扫四周那些诡异生灵,笑道:“你们还有得选吗?”

    周风等人神色难看。

    的确,他们已身陷重重围困之中,早已别无选择!

    “无论如何,此次一定要全力擒下那沈牧!”

    周风传音道。

    其他人皆答应下来,眸中尽是狠色,擒下沈牧,那些诡异生灵投鼠忌器,这一场杀局必将不攻自破!

    “动手!”

    周风大喝,率先出手。

    其他三位仙王各祭出压箱底宝物,全力出击。

    远处,苏奕笑了笑,大步凌空,挥剑杀来。

    轰隆!

    一下子,大战爆发,这片天地动荡。

    远处,那许许多多的诡异生灵立在那,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

    可他们的存在,就如一道封锁线,让周风等人彻底熄灭了逃遁的心思,全力出手,一心只想全力将苏奕拿下!

    然而,仅仅九个弹指后。

    一位仙王便被活活劈杀当场!

    十三个弹指后。

    再有一位仙王惨死,被霸道的剑气轰碎头颅。

    十七个弹指后。

    伴随惊天般的凄厉惨叫,第三位仙王殒命,他死的更惨,被密匝匝的剑气绞碎!

    至此,只剩下周风一人。

    他脸上尽是绝望之色,快要崩溃。

    也是到了此时,他彻底明白,为何这苏奕要选择一人出手了。

    很简单,根本无须那些诡异生灵帮助,苏奕就能镇杀他们这些仙王!!

    “沈牧”

    似乎知道自己将在劫难逃,周风嘶声开口,刚要说什么。

    噗!

    人间剑贯穿其眉心。

    他眼珠猛地瞪得滚圆,满脸的不甘。

    旋即,他整个躯体随之瓦解,血肉似崩碎的木屑般飘洒。

    至此,苍玄道门四位仙王全部殒命!

    “三个妙境初期仙王,一个妙境中期仙王,这样的阵容,勉强也就比乌霆这样一个执掌道域的仙王更强一些罢了。”

    苏奕微微摇头。

    这一战,须臾间就落幕,谈不上太凶险。

    而他付出的代价,仅仅是一些谈不上严重的伤势。

    苏奕没有再多想。

    他抬眼看向四周。

    凡是被他目光扫中的诡异生灵,皆浑身一僵,或低下头颅,或敛起双翼,或匍匐于地。

    一个个惶恐不安、战战兢兢。

    苏奕没有说什么,转身而去。

    直至他身影消失,四周那些诡异生灵这才如释重负,一个个都轻松下来。

    “帝尊大人的战利品,谁也不许抢!”

    蓦地,一个侏儒般的古尸站出来,扯着嗓子喊道,“现在,开席!”

    顿时,那些诡异生灵急冲冲跑到了战场。

    那些仙王的血肉和神魂,成了他们最美味的盛宴。

    至于那些仙王遗留的战利品,果然没有一个敢动,很快就被赶来的骷髅鸟和黑色蚂蚁收拾带走。

    两个时辰后。

    轰隆!

    剑气纵横,山河动荡。

    一场激烈的战斗在上演。

    直至战斗落幕,苏奕身上伤势加重,出现许多触目惊心的剑伤,血淋淋的,白骨隐现。

    而乾元剑斋的三位仙王,尽数殒命!

    苏奕摸了摸脸颊,那里有一道血痕,是被一抹剑气扫中,差点就将洞穿他的头颅。

    当然,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这点伤,根本不算什么。

    “剑修果然要更有骨气一些,值得敬重。”

    苏奕长吐一口气。

    这次灭杀的三个仙王,皆是剑道中的老辈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其中有一人,已凝练出了“剑域”!

    所谓剑域,就是仙王道域,只不过称谓不同罢了。

    而和这样的大敌厮杀战斗,让苏奕也付出很大的代价,虽然最终获胜,可一身修为已消耗严重,身上伤痕累累。

    苏奕当即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开始疗伤。

    正如他当初和乌霆的对话所言,在这黑雾大渊,于他而言的确和来到自家后花园没区别!

    一天后。

    苏奕从打坐中醒来。

    “不错不错,以战养战,于血腥厮杀中,的确可以让我的修为得到最极致的磨炼和提升。”

    苏奕清楚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又精进了一截!

    每一次惨烈的搏杀和负伤,都是一场难得的磨炼。

    而剑修实力的提升,最核心的便是战斗!

    从地上长身而起,苏奕舒展了一下筋骨,便继续展开行动。

    他根本不担心仇敌有逃走的可能。

    在这黑雾大渊,就是太境人物闯进来,也休想离开!

    接下来三天,

    苏奕要么是在战斗的路上,

    要么就是在疗伤和打坐。

    而这三天中,共有两个仙道阵营的七位仙王,死在苏奕手底下。

    除此,还有一个蒙蛰!

    这位神火教的仙王级刺客,一直藏在一处隐蔽的地下洞穴中,一身气息内敛,一动不动。

    明显是想龟缩一段时间,以躲避随时会出现的危险。

    可惜,蒙蛰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早被黑雾大渊中那些诡异生灵看在眼底。

    他之所以安然无恙,无非是因为,他是苏奕要杀的人。

    结果就是,苏奕在行动的路上,恰好路过蒙蛰的藏身之地,于是顺手便把这个老对手宰了。

    临死,蒙蛰脸上写满了错愕和迷惘,无法想象苏奕是如何找到自己的。

    苏奕自然不会解释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一场收网行动中,并非没有发生意外!

    或者说,苏奕也遭受到多次致命般的威胁。

    有仙王人物在绝望之下,用自爆的方式选择玉石俱焚,一举将苏奕重创,差点伤及大道根基。

    也有的仙王祭出一些极端恐怖的底牌,诸如威能可怕的太境秘符,一经施展,不弱于太境人物的全力一击。

    被迫无奈之下,苏奕也只能动用九狱剑的气息,才堪堪挡住这等大杀器的威胁。

    饶是如此,还是遭受重伤,颇为狼狈。

    归根到底,若凭借真正的实力厮杀,一等一的情况下,以苏奕如今的修为,足可弄死妙境中期的仙王!

    哪怕是一对多,拼着付出一些惨重代价,也能将对方全部拿下。

    可真正的生死搏杀中,哪个仙王没有一些大杀器?

    谁能没有准备一些保命底牌?

    更遑论,那些仙王皆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狠角色,一个比一个棘手和难缠。

    这等情况下,苏奕哪怕手段众多,也屡次遇险,负伤也不可避免。

    不过,也正是在这种残酷、血腥的生死角逐中,让苏奕一身的道行得到一次又一次的锤炼,体内潜能被不断挖掘和释放。

    短短数天时间而已,他那才刚突破至虚境中期的修为,就已多次精进和提升。

    按这等态势,很快就能再次突破,踏足虚境后期!

    “接下来,就只剩下太一教、太清教、万剑仙宗、碧霄仙宫这四大阵营的强者了。”

    苏奕思忖时,掌间浮现出一块黑色铜镜。

    铜镜内,映现出黑雾大渊各个地带的景象。

    忽地,一只骷髅鸟从天穹破空而来,恭恭敬敬说道:“帝尊大人,刚得到消息,被您视作猎物的万剑仙宗、碧霄仙宫和太一教这三大阵营的仙王,如今全都汇聚在‘盘神岭’一带。”

    “不出意外,这三大阵营的仙王极可能已经结盟。”

    苏奕一怔,目光落在黑色铜镜中的一个位置。

    盘神岭!

    黑雾大渊中一座陡峭险峻的大山,也是一块凶险禁地。

    “竟然选择了联手,看来他们都已察觉到危险,不敢在各自为战”

    苏奕若有所思。

    这也很正常,过往数天时间,他陆续灭杀了多个阵营的仙王人物,消息注定隐瞒不住。

    这等情况下,太一教、万剑仙宗和碧霄仙宫的仙王一起联手行动,也就在情理之中。

    “太清教那两人呢?”

    苏奕问道。

    骷髅鸟飞快说道:“回禀帝尊大人,太清教这两人正在赶往盘神岭,疑似也打算去和那三大仙道阵营结盟。”

    “那就先从他们下手,也时候去和那女人聊一聊了。”

    苏奕做出决断。

    脑海中,浮现出那素衣女子的身影。

    弓语荨!

    早在这一场针对自己的追杀开始的时候,苏奕就认出,此女来自神雾山弓氏一族!

    ——

    ps:双倍最后一天,跟诸君求一下票票,只求月票能稳稳地跻身前20就好

    下周吧,金鱼会抽出一天时间,再搞个5更!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