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壬字卷 第一百五十六节 夯实基础
作者:瑞根      更新:2022-03-23 11:54      字数:3510
热门推荐:
    对于新生事物,国朝官员乃至百姓都是抱着怀疑和排斥心态的。

    这也正常,毕竟要投入人力和土地乃至肥料,一旦无收,算谁的?老百姓戳脊梁骨骂娘算好的,弄不好的要闹出民变来。

    这就要看地方官员的威信和能力,当然也要看其见识眼光了。

    徐光启在天津卫搞了几年试点,那也是押上了他多年为官积累下来的信誉和身家,周边州县多少有些知晓,甚至还登门了解过,所以在顺天府才能有如此规模的推广,换个不了解情况的府州,你试试?

    冯紫英本身资历浅,在顺天府强推这个,下边州县给面子,哪怕是应付,那都是看在冯紫英的确这几年声誉鹊起,加上背后还有大佬支持,真要换个人来,只怕还要差得多。

    傅试也算是不遗余力的四处奔波,摇旗呐喊,能有如此结果,也算是过得去了,冯紫英不能要求太高。

    “秋生,第一季的收成情况怎么样?下边州县怎么看?”冯紫英也知道这需要有一个过程。

    如果不是当下旱情可能带来流民四起,其实他是等得起的,慢慢来就是,只要自己一天在顺天府主事儿,就可以不遗余力推广下去,但现在,这种紧迫感就逼得他不得不要强力推动。

    “收成怎么说的,比起我们的期望略差一些,但是又比我们担心的要好一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傅试实话实说,“但原因不是这个,主要还是这口味许多百姓还不太适应,总觉得有些古怪,……”

    “等他们饿得要死的时候,他们就会把这個视为人间美味了。”冯紫英冷冷地回应了一句,“那就这样吧,第二季你也盯着点儿,明春正是最艰难的时候,我相信这两样玩意儿能解决很多人的燃眉之急,另外,子先公教授的储藏方法务必要让各州县严格遵守,否则第一季就白干了,……”

    “大人放心,这一点下官早就逐一叮嘱过了,而且落实到人头身上的,他们也懂得利害,这都收成了,若是毁了结果,大人是不能饶恕的。”傅试笑了起来,“下官也狐假虎威了一回。”

    “嗯,这事儿你办得好。”冯紫英满意地点点头,“另外就是考虑到咱們顺天府的特殊地理位置,今年大旱,流民规模肯定会比以往更大,赈济问题上我们不能坐等朝廷旨意,恐怕要先做起来,……”

    傅试讶异地问道:“大人,我们五六月就已经按照您的指示做了充分准备啊,一直到八九月间,府中赈济仓都已经储存满了。。”

    “还不够,还远远不够。”冯紫英站起身来,神色严肃地摇摇头,“我很担心真定和保定那边,另外山西的大同和太原紧邻着我们这边,之前我们有所忽略,如果这些地方的流民无所求生,只怕都可能要往京师来,……”

    “这该是他们当地的责任,……”傅试愤愤不平地道。

    “秋生,我们是顺天府,不能和那些府州一般见识,站位要高,在朝中诸公看来,替朝廷分忧解难理所应当,做得差了,诸公口头不说,心里对咱们的认可也要打折扣,做好了,朝廷便是明面上不表彰,但内心也能给咱们记上一功。”

    冯紫英语气很淡,但是听在傅试耳朵里,却是豁然开朗,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四品大员,瞧瞧这觉悟和领悟力,揣摩朝廷的心意可谓得心应手,这样的人物岂能不飞黄腾达?

    “下官明白了。”傅试连连点头,“大人之意,还要继续收储?”

    “嗯,趁着现在粮价还没有涨得不可收拾,能收储多少算多少,我估计过了十一月,价格就怕下不来了。”冯紫英叹了一口气,“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让你盯着各州县把那些土豆番薯也储藏好的缘故,到时候也许就是一两块土豆番薯就能救一条人命。”

    “只是大人,府里已无多少结余,梅大人那里怕是不好说。”傅试迟疑了一下。

    “梅之烨那里我会和他打招呼,他若是聪明人,便不会在这个时候作梗。”冯紫英淡淡地道。

    傅试忍不住替梅之烨解释了一句,“大人,梅大人那里倒也不算是作梗,主要是上缴户部的是颗粒不能少,留下来的还得要留足府里日常开支,年中就已经透支了不少,梅大人也还是花了一些心思才算应付过去。”

    “这我也知道,不过非常时期更能体现出咱们顺天府官员的忠心和本事,否则朝廷凭什么对咱们顺天府高看一眼?”冯紫英睃了傅试一眼,“你去把梅之烨叫来,我和他好好谈一谈。”

    梅之烨接到傅试的相邀,心里也是百味陈杂。

    傅试是冯紫英的人,现在更是彻头彻尾地跟着冯紫英,荣国府贾家出事儿了,傅试会不会受牵连,梅之烨认真琢磨过,估计冯紫英会把他保下来,这顺天府里冯紫英还离不得傅试,而且关键在于冯紫英有这个能耐。

    谷抯

    贾家的事儿不小,傅试是贾政门生,照说肯定会牵连,免职是最轻的了,但对于冯紫英来说,他恐怕会全力保下傅试。

    朝里有人好做官啊,梅之烨心中也一叹。

    梅之烨也没想到过自己退婚的儿媳居然会跟着薛家长女嫁入冯家,成为冯紫英的媵。

    媵这个身份挺尴尬,比正妻大妇差许多,但是却又比妾要高一层,大户人家中有这种情形,但是也不算普遍,更多的还是宁肯纳妾。

    自家订婚儿媳却给人作媵,总觉得不是滋味,但又说不上个什么来,自己家主动悔婚退亲,甚至在名声上都还受了影响,现在人家另寻好人家,谁能谁有什么不对?

    但这主家却是自己的上司,这就有些难堪了。

    冯紫英来的时候,梅之烨也没打算要和对方过不去,他也知道冯紫英素来强势,所以也是抱着冷眼旁观,各不相扰的心态,当然要让自己还屁颠屁颠去讨好一个晚辈,那也不可能。

    只是府里边知晓这段渊源的人也有,慢慢也传开了,难免就要走味儿,在日常事务中难免有意无意就会有一些龃龉,所以关系也说不上好。

    好在梅之烨也感觉得出来,冯紫英并没有怎么针对自己,似乎心思都放在了做事儿上,几乎没有多少精力来过问自己这边的事情,这让他既感到安心,也有些失落,嗯,有点儿自己没被他打上眼,受轻视之后的那种失落感。

    连梅之烨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儿发贱,怎么冯紫英没针对自己,自己还不乐意了?

    所以在年中傅试奉冯紫英之意要大量收储粮食,甚至坐支一部分府里其他款项,比如河泊所的鱼税以及一些商税时,他也没做声,因为他也看得到今年北地大旱可能带来的问题,冯紫英未雨绸缪算是十分明智的。

    现在府里已经传开了,吴道南要走人了,但朝廷不会派府尹,冯紫英要署理府务,几乎就是代理府尹了。

    当然,冯紫英要想直接上位担任府尹也不容易,他从永平府同知过来担任顺天府丞已经是破格擢拔了,这才一年,难道又要破格飞跃,那也太骇人听闻了,朝廷也不会如此不讲规矩。

    不过不管怎么说,人家署理府务,那就是代行府尹大权,谁要敢不服从,那就要没好果子吃,自己也不例外。

    心中浮想联翩,但是还是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向府丞公廨那边走去。

    刚走到府丞公廨门口,却见推官宋宪已经出来,似乎还在边走边和一起出来的冯紫英说着话,状极亲热。

    梅之烨心中也是一动,宋宪原来虽然也倾向于冯紫英,但是却绝没有这样亲近之态,显然也是意识到了风色的变化,都是聪明人啊,嗯,自己何尝不是?是该收拾起原来那些小心思和情绪了。

    待到宋宪离开,梅之烨很坦然地和宋宪微笑点头而过,这才和冯紫英见礼。

    冯紫英倒是十分亲和,很客气地招呼梅之烨入内。

    寒暄了几句之后,冯紫英就问起了今年赋税收入的情形,这都是梅之烨的分内事儿,自然是如数家珍,说得头头是道。

    不得不承认,梅之烨在这方面工作还是做得很到位的,冯紫英给对方打了一个尚可的等级,而且他也感觉得出来,梅之烨似乎也没有多少抵触的情绪,这就好。

    “梅大人,今日请梅大人过来也是有一些事情要和梅大人商量。”冯紫英笑着道。

    “冯大人客气了,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下官能做到的,断无不从。”梅之烨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嗯,若是寻常事,本官也就不为难了,但是涉及到梅大人那边的财赋这一块,你也知道吴大人现在有其他安排,委托本官来处理,所以本官思前想后,为朝廷计,为顺天府计,还得要和梅大人商量,把此事办好。”冯紫英看着对方。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