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七章:诱饵
作者:那一只蚊子      更新:2022-03-19 15:04      字数:7468
热门推荐:
    庇护城·顶城,无上神殿五层。

    方才还是轻松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空气几乎要凝固,永暗之主、始祖、星界吞噬者都盯着深渊大主教。

    倘若在场四巨头都身中猛毒,这四位肯定是一同防范可能出现的奇袭者,问题就出在,它们四个一同吞噬本源生命力,唯独深渊大主教没事。

    “这必定是那灭法下的毒。”

    永暗之主开口,此刻它身上飘散着淡金色气雾,气息很是不稳,这猛毒虽无法毒杀它,却也让它不怎么好受,唯有持续压制这猛毒,才能让其不彻底爆发出来。

    听闻永暗之主此言,深渊大主教的面色好看了些,几名合作者中,还是有实力与智慧双高的。

    “主教没中这异毒,很可能是因为他的深渊力量,这种时候,我们反而更应该相信主教,不被那灭法逐个击破,只要能脱离这囚笼,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都不惧只剩最后一名的灭法之影。”

    永暗之主沉声开口,听闻此言,深渊大主教的心情十分舒畅,有个老谋深算的合作者,在这等关键时刻实在太重要。

    原本因猛毒气息越发暴戾的星界吞噬者,逐渐平复心中的杀意,犄角上旳星纹随后隐没。

    始终一言不发的始祖半睁着一只只眼睛,身上缠束的暗金色绷带变得松散,似是准备随时展露真容。

    在永暗之主的一番话后,神殿内的紧张气氛平复下来,脾气最暴戾的行星吞噬者坐下身,开始以星辰之力压制体内的猛毒。

    没一会,永暗之主、始祖、星界吞噬者都发现一点,它们身中的猛毒,相比方才更加猛烈,似乎有什么诱因,在导致这猛毒被催化、增强。

    感知力最为强大的永暗之主发现,是周边的元素力量,在逐步增益这猛毒,而且增益效率极其夸张,那感觉就像是,这一大片区域内的所有自然元素能量,都在向这边聚拢,随后开始针对它们三个,不断增强它们所中的猛毒。

    这猛毒会被自然元素增益,永暗之主不感觉太意外,因为能对灭世存在起效的猛毒,已是闻所未闻,所以这猛毒有此种效果,并不会让永暗之主很惊讶。

    可问题是,这猛毒无论多么强悍,这也是种猛毒而已,怎么能聚拢来自然元素,这就说不通。

    更进一步感察后,永暗之主发现端倪,就在它附近,最多不超10步范围内,似乎有一个巨大、旺盛的存在,在吸纳周边的自然元素。

    实际情况是,深渊大主教吸收「生命晶石」后,他升腾的生命之力,吸引来了木系与水系的自然元素,这两种自然元素活跃后,土系的自然元素也被吸引来。

    三种自然元素向周边靠拢,带动了其他自然元素,最终引发了元素汇聚现象,也因此,这一大片区域内的极端元素之力,都在向这边汇聚,这也造成,身中猛毒的永暗之主、始祖、星界吞噬者,体内猛毒剧烈增强。

    永暗之主虽感察不到自然元素聚集的原因,但它能确定,就是因为深渊大主教,自然元素才向周边靠拢,更准确的说,是这些元素之力在向深渊大主教靠拢。

    众所周知,元素和深渊是两种互相对立,互相制约的力量,二者就算有融合现象,那也是浅度融合,如此想来,深渊大主教居然在悄然聚拢元素力量,这实在是……太可疑了。

    如果说,这猛毒对深渊系无效,永暗之主为了不内讧,可以捏着鼻子相信这点,可现在,深渊大主教居然在悄无声息的增强这种猛毒,这就说不过去了。

    “主教,你在做什么。”

    永暗之主已经很克制,倘若是星界吞噬者发现这点,已是一颗陨星轰向深渊大主教。

    “什么?”

    深渊大主教虽留意到元素力量在向这边汇聚,但它并非未卜先知,不知道元素力量会增强这种猛毒,或者说,就算以深渊大主教丰富到可怕的阅历,也没有元素力量会增强猛毒这种概念。

    深渊大主教的话音刚落,就发现一旁的始祖,看它的目光也开始不善,这显然是发现了元素力量对猛毒的增强。

    星界吞噬者倒是没发现,它只是一大口黑血喷吐出来,气息越发暴戾与凶残。

    “主教,你离开这,或是我们离开……不,没有或者,你,现在就离开这。”

    永暗之主寒声开口,金色血滴顺着它无形的口角淌下,随后滴落在地。

    “少和它废话!吼!!”

    星界吞噬者身上浮现星纹,身高提升到八米以上的它,起身一拳轰向深渊大主教,这一拳轰出,一大片空间都向深渊大主教轰砸而去,没有闪避的可能。

    此刻,下城区,尤莎带着几个半大的孩子,脖颈都戴上金属项圈,从城门走出庇护城,这项圈是平民离开庇护城的必须流程,里面镶着缓慢挥发的庇护石粉末。

    虽说知道出城的风险极大,但在庇护城内帮派的压榨下,尤莎不得不选择冒险出城,否则明天就没有继续度日的口粮。

    当完全暴露在昼光之下时,尤莎深吸了口气,脸上的涂装,让人无法看清她颇具野性美感的脸颊。

    咚!!

    一声巨响从苍穹传来,尤莎被震的全身发麻,摔倒在地,她向上空看去,看到了位于庇护树的上部,顶城区域的封墙破碎,黑暗四散而出,在那黑暗中,似乎有着格外可怕的东西。

    “吼!!”

    一只全身星纹的巨兽,以兽爪与后肢,抓住平日里被誉为不可亵渎的庇护树,导致树皮开裂,部分树干都掀起些。

    在尤莎看不清的速度下,那巨兽掠出,冲入上空的黑暗中,随后这团黑暗与星辰微光混合的区域,持续向远处移动,整个世界仿佛都在轰鸣,也就是几秒钟,那片黑暗超出尤莎的视线范围。

    呼啸的破空声从上空传来,一颗颗陨星坠落而下,回过神的尤莎,刚准备向庇护城的入口逃,就想到她带出的几名同伴,她转头看去,眼前的景象戛然而止,最后残存的视线依稀能看到,陨星砸落而下后,涌现的蓝色火焰迎面而来。

    ‘醒来。’

    ‘沙之海。’

    ‘深处。’

    ‘封印,还不可被开启。’

    尤莎耳中传来模糊的呓语声,她深吸了口气的同时,双眼骤然睁开,完全被猩红占据的双眼,显的格外摄人心魄,但这猩红快速收揽,她食指上浮现的监视者指环也隐没消失。

    尤莎身上因强大的冲击,浮现很多裂痕,但却没鲜血流出,顺着血肉的裂口,能看到里面闪烁的猩红,随着猩红闪烁,尤莎身上裂痕快速愈合,她彻底昏过去。

    十几米外,布布汪正看着这一幕,随后它耳中的通讯器传来巴哈的声音:

    “布布,我盯着星界吞噬者那边,你先等待时机,十分钟后再出发去顶城。”

    “汪。”

    布布汪叫了声,随后上前用头顶着尤莎,将对方背到背上,用磁吸装置固定后,向混乱一片的庇护城入口跑去。

    庇护城南侧的守卫高塔上。

    苏晓正通过望远装置,观察庇护城的情况,四巨头中,星界吞噬者与深渊大主教已经交锋,对此,他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让敌方内讧的计划,就是针对星界吞噬者。

    苏晓从始至终,都没想过,能把四巨头都算计了,尤其是深渊大主教与永暗之主,这都是老阴哔,但他并不需要同时算计四巨头,他只需要让其中的一个上头出手,那就足够了,至于这个选择是谁,那必是星界吞噬者。

    现在的局面是,星界吞噬者正追着深渊大主教,准备让叛徒付出代价,而永暗之主、始祖也默认了这结果,它们两個并非是认为深渊大主教是叛徒,而是继续与深渊大主教待在一起,它们身中的猛毒会越发剧烈。

    此刻顶城只剩永暗之主、始祖,如何将这两个家伙分开,才是关键,永暗之主谨慎,始祖自私,这通过杂货哥·索恩斯知晓的情报,自然要利用起来。

    苏晓坐在金属护栏上,远眺着庇护城,此等距离刚好,位于他身后的地面上,一处「灭法传送阵」已处于半激活状态。

    ……

    庇护城南侧,绝望沼泽。

    一道黑色光柱从上空落下,泥水飞溅间,深渊大主教落下,他刚落地,黑暗犹如一层水幕般,顺着地面蔓延,让周边十几公里内,都化为他所掌控的暗区。

    轰!轰!轰……

    一颗颗陨星砸落而下,飞溅的碎星与黑蓝色火焰蔓延,随后,一道生有四条手臂,巨兽般的身影砸落而下,让周边的蓝焰都散去。

    猛毒所带来的侵蚀剧痛,让星界吞噬者暴躁到极点,可就在它准备冲向深渊大主教时,一道身穿黑色长裙,手持锐剑的身影走来,对方走在黑暗之上,却没遭到侵蚀。

    来的正是暗之女,原本无光神教·四巨头无惧暗之女,但在「超·界级封禁术式」开启后,暗之女就变得特别危险。

    看到暗之女现身,深渊大主教知道情况不妙,它刚要开口,星界吞噬者就抢先说道:

    “我就知道,你这深渊杂碎没安好心,原来是串通了监视者,怎么,他们答应让你出去,作为代价,你要帮他们毒杀我们。”

    星界吞噬者说完,它血盆大口的嘴角,翘起一抹残酷的弧度。

    听到星界吞噬者这话,深渊大主教一言不发,它由衷希望在这的是永暗之主,如果是那样,就可以与永暗之主联手,除掉暗之女后,还不会被对方所封印之物反噬。

    星界吞噬者的气息越发暴戾,可它并没蠢到扑向深渊大主教,导致自己同时对上深渊大主教与暗之女,所发生的一系列事,让它感觉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阴谋,因此它决定先杀暗之女,看深渊大主教是什么反应。

    留意到星界吞噬者锁定暗之女,深渊大主教心中有些欣慰,星界吞噬者还是有点脑子的。

    此刻的情况为,只要星界吞噬者扑杀向暗之女,那险些背锅的深渊大主教,肯定是第一时间以暗之女为目标,无论如何,先格杀掉这灭法阵营的成员,才是最稳妥的。

    就在对峙的三方即将出手时,罪亚斯淌着泥水走来,这家伙带着几分笑意的说道:“主教大人,辛苦了,这是承诺给你的报酬。”

    说完,罪亚斯就将一把【封之刃】抛向深渊大主教,这【封之刃】是苏晓所汇聚,耐久度只有1点,也就是能使用一次,而且所开启的空间通道不算特别稳定,像深渊大主教这种级别的强者,最多通行一位,就会导致所开启的空间通道破损,但对于四巨头的任何一位来讲,这已经足够离开本世界。

    深渊大主教并未直接接住【封之刃】,可在感察这把半没入泥水中的晶体短刀后,深渊大主教的手一抬,【封之刃】已到了它手中。

    感受着手中这能打开本世界空间封锁的钥匙,深渊大主教漆黑的眼睛凝起几分,握着此物的手,都不敢太过用力,担心把这晶体短刀捏碎。

    这是从此地出去的机会,被囚困在此5万年的深渊大主教,目光中已没有平常的威严或诡计多端,而是杀意沸腾,没人能,从他这夺走这把钥匙。

    要不是有其他人在,深渊大主教甚至会立即使用此物离开本世界。

    被囚困在此九万年的星界吞噬者,目光直直的盯着【封之刃】,它永远不可能忘记这东西,因为它就是被一名灭法之影,用此物放逐到永光世界来。

    “把它,给我!”

    星界吞噬者身上飘散出星辉,如果说,它方才有几分表演成分,想故意引出幕后下毒之人,那此刻,星界吞噬者认真了,什么无光神殿,什么四巨头契约,相比能离开这囚笼,那些全都狗屁不如。

    深渊大主教将【封之刃】收入到黑暗中,他此刻清楚的知道,这就是那灭法的阳谋,那灭法感觉杀他的概率不高,因此才出此阳谋,而那猛毒,更像是铺垫,让四巨头的合作出现裂痕的铺垫,这把已经调节好,最多让一个人使用的【封之刃】,才是他无法拒绝的诱饵,以及让无光神殿·四巨头彼此翻脸的绝杀。

    “吞噬者,这是那灭法的陷阱,别上当。”

    深渊大主教笑眯眯的开口,身上的黑暗越发浓郁。

    “嗯,我当然知道这是陷阱,可只要能离开这鬼地,其他都不重要,所以把它给我,别让我重复第二次,正面对敌,在外界你更强,但在充满自然元素的永光界,你不是我对手。”

    一颗颗星辉飘浮在星界吞噬者周边,每一颗都蕴藏着让人惊骇的力量。

    见此情景,暗之女握上锐剑的剑柄,下一秒,巴哈从异空间内脱离,低声道:“我的姑奶奶呀,赶快撤,你怎么还真要打。”

    “……”

    暗之女沉默了两秒,转身向远处走去,这让巴哈松了口气,转头看向罪亚斯,发现这狗贼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让巴哈没入异空间内,很快也消失踪迹。

    当周边的所有气息都消失,只剩星界吞噬者与深渊大主教后,双方对峙了几秒,悍然掠向彼此,对于这两位强者来讲,相比能离开这囚笼,其他都不值一提。

    ……

    庇护城·顶城,无上神殿内。

    永暗之主与始祖都已暂时压制所中的猛毒,其中的始祖说道:“我们表演的这么投入,竟然没引出那灭法。”

    始祖似乎并不担心星界吞噬者与深渊大主教真的打起来,仿佛,这一切都在计划中。

    “这猛毒,你失算了。”

    永暗之主手中浮现一团本源生命能量,这位四巨头之一,竟然没大量吞噬「生命晶石」内的本源生命能量,只吞噬了百分之一不到,因此只是轻微中毒,以灭世级存在的强大适应力,此时已经无事。

    其实始祖也隐隐猜到那些「生命晶石」不对,但作为灭世级存在,它根本不在意有人对那些「生命晶石」动手脚,这才身中猛毒。

    “也不是毫无收获,过会我去问下面的人,在哪发现的那些「生命晶石」,始祖,你舍出些「源血」,追踪那灭法者。”

    “不可能。”

    始祖当即拒绝,这让永暗之主沉默,似是感觉这般拒绝稍有不妥,始祖岔开话茬,问道:“星界吞噬者怎么去了这么久,意思下就可以,没必要真的和主教……”

    始祖的话刚说到这,忽然感觉,周边的世界一震。

    咚!!

    耀眼的星辉在远处炸响,液态般的光芒,在距离庇护城上百公里的位置飞溅而起,看着这一幕,永暗之主与始祖对视一眼,星界吞噬者与深渊大主教那边,居然真的打起来了,星界吞噬者连星辉都用出来,这分明是起了杀心。

    “糟了,吞噬者这蠢货。”

    始祖气的险些再次毒发,它作势要起身,却因毒发一阵气息不稳。

    “我去吧。”

    永暗之主飘飞而起,与始祖对视了眼后,消失在原地。

    乍一看是永暗之主去阻止深渊大主教与星界吞噬者,留下毒发的始祖,其实这又是个陷阱,永暗之主没离开太远,只等作为灭法者的苏晓出现袭杀毒发的始祖,永暗之主会立即现身。

    相比阻止深渊大主教与星界吞噬者的交锋,除掉灭法者对永暗之主来讲更重要,看似是四巨头被算计,从而分散开,这何尝不是静候灭法者来此的陷阱。

    此时始祖是位于无上神殿的五层,而顶城周边的几栋高大建筑内,都快挤满庇护城阵营的灭世级生物与深渊滋生物,这些都是灭法者的死敌,就等灭法者现身,来奇袭身中猛毒,一个人在五层内的始祖。

    无上神殿五层内,因墙壁上星界吞噬者轰出的破洞,高空的风声呼啸,始祖正平复气息,压制体内的猛毒。

    此刻在远处的守卫高塔上,苏晓查看布布汪的传讯,那边已经确定,此时只有始祖在顶城的无上神殿,而且身中猛毒,看似是奇袭的绝佳机会,其实不然,这铁定是个陷阱。

    血气虚影在苏晓身后出现,他双手合十,青钢影能量在双手间汇聚,随着他双手向两侧拉伸,一根晶体长枪构成,保险起见,他在这晶体长枪上镀了层血气,以血枪外壳包裹晶体长枪。

    咔咔咔~

    血气虚影拉开灵魂大弓,苏晓不是弓术宗师,但他却很少射空,原因是血气虚影+灵魂大弓+血枪的组合,射出的长枪是全直的弹道,只要通过布布汪的定位作为瞄准,并且射的是非移动目标,就算远距离的射杀,也罕有射空的情况。

    进行至少10秒的瞄准后,苏晓操控血气虚影的松开弓弦,嘭的一声闷响,血枪破空飞出。

    无上神殿五层内,正在压制猛毒的始祖,脸上有了几分若有若无的笑意,下一瞬,一根血枪从墙壁上巨大破洞飞进来,直奔始祖的头颅。

    始祖随手一挥,竟只用手背就将袭来的血枪打碎,就连它手上缠绕的暗金色绷带,都没半点损伤,始祖可以确定,那灭法之影,上钩了。

    然而,始祖并未留意到,它方才随手一挥的迎击,打碎的只是血枪外壳,里面的晶体长枪并非它所打碎,而是即将被攻击前,被远处的苏晓操控着破碎。

    啪啦一声,晶体长枪破碎,四散的晶碎残片,竟在半空中构成圆形阵图,这赫然是「灭法传送阵」。

    就算是始祖这等十万年级别的老不死,也被这前所未见的操作搞的心中诧异,一股猛烈至极的空间吸力迎面而来,始祖硬是没敢出手打断这传送,就被传送走,只能说,始祖的决策没错,强行打断「灭法传送阵」,属实太过惊悚。

    与此同时,站在金属护栏上,解除血气虚影的苏晓,整个人向后倒去,他身后的「灭法传送阵」激活,传送光芒将他笼罩在其中。

    咚!

    传送阵启动。

    猩红城堡,五层,苏晓与城主夫人对战的大殿内。

    地面上的两处「灭法传送阵」同时激活,苏晓与始祖各出现在一处传送阵上。

    苏晓刚现身,在此等候的阿姆已站在他身后,龙心斧低垂,斧刃没入地面几分,寒气弥散。

    寒气中,苏晓瞳孔中心透出蓝芒的眼睛,凝视着对面的始祖,这一瞬间的压迫力,让始祖收起了对战新一代灭法的小觑之心,这迎面而来的压迫感,丝毫不弱于同等实力的先代灭法了,不,是更强。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