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四十七章 【杀你的三个办法】
作者:跳舞      更新:2022-03-22 23:46      字数:6909
热门推荐:
    第四百四十七章【杀你旳三个办法】

    这条街的门外远处路口,道路两边的几辆汽车被点燃了,熊熊大火燃烧,浓烟滚滚冲天而去。

    夜幕之下,如同一片巨大的火炬,极其醒目!

    车是第四种子点燃的,屋内的众人没有什么表示。

    ·

    郭老板还在后厨做拉面。

    反正在这个世界里,店也不是自己的店,牛肉也不是自家牛肉……

    这么说吧,郭老板这被子做牛肉拉面,就没这么舍得放牛肉过!

    弄到后来,他自己都有点恍惚了。

    这尼玛煮面这么放牛肉,弄起来还挺爽的啊!

    以及……老子自己的店要是敢这么放牛肉,一年我得亏出一套房子去!

    弄到最后,知道反正不是对手,也干脆不想了。

    最后两大份面条是给了自己和四小姐——嗯,四小姐那份用的是盆。

    捏着筷子出来,郭老板直接坐在了第四种子的面前,随手扒了颗蒜,用力咬下小半来,一边嚼着一边吃面。

    一口气下去半碗,这才抬起头舒坦的出了口气儿,摸出半盒兰州来看了第四种子一眼:“抽么?”

    第四种子笑了笑,接过来,居然动作娴熟的点上抽了起来。

    看着就是老烟枪的样子:一口烟吸出来,入口不过喉咙,从嘴里吐出,却又同时从鼻子里吸进去。

    “兰州?”第四种子看了看烟盒:“味道硬了一点点,我还是更喜欢大前门。”

    “大前门?那不是更呛?”

    “所以莪说你这个烟只是硬了一点点。”

    郭老板点了点头,陪着点了一根,抽下两口才问道:“还没请教阁下……”说着,细细打量对方,又试探道:“看你的样子,也是华夏人吧?”

    第四种子此刻的肉身,是电将军的肉身,自然是华夏人的样子,也难怪郭老板有此一问。

    第四种子想了想,眼神里居然流露出一丝古怪来,就笑道:“也……算是吧。”

    “能留个称呼么?我也好知道自己是栽在了谁的手里。”郭老板很有江湖气的说道。

    第四种子低头沉吟了一下,做出了回答:

    “我姓云,单名,一个河字。”

    ·

    504的空间缓缓的在这个世界之中滑行,如同河流上的小舟。

    陈诺站在窗前,看着窗外迷雾混沌的世界,然后感受着空间的坐标,嘴里却兀自轻轻的哼着不知道什么调子。

    “BOSS,你在哼什么?”

    “歌。”

    “欸?”西城薰好奇的望着陈诺。

    陈诺叹了口气:“时间难倒回,空间易破碎……”

    西城薰一愣,她毕竟是霓虹人,并没有听过这首华夏歌曲。不过随后她看着窗外眼神一变。

    “BOSS,我们回到金陵了!”

    陈诺嗯了一声,然后迅速张开了精神力触角,小心翼翼的四处搜寻了一番。

    片刻,他皱眉:“嗯?”

    ·

    面里的牛肉再多,也总有吃完的时候。

    店里的众人放下筷子后,都保持着沉默。

    只是朱大志还兀自不服气的瞪着第四种子——云河。

    如果不是被小雨用力暗中踩了好几下脚背,朱大志早就要骂人了。以棒槌的性子,生平只有他怼人,哪有人怼他的?

    不过小雨在旁边拼命阻拦,暗中丢眼色又是脚踩,朱大志才不得不闷不吭声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换往日怼就怼了,打不了自己承担后果,反正不能让自己的性子憋屈了。

    不过现在……看了看身边的小雨。

    云河也放下了筷子,然后忽然抬起头来看了看店铺之外,微笑道:“好像来了。”

    咻!

    一根绳索从天而降,就落在了店铺外的街面上。

    随后陈诺很干脆的跳了下来,身后是顺着绳索滑下来的西城薰。

    陈诺先是往店铺里看了一眼,年轻的脸庞上没有惊讶,而是目光静静的扫过了每一个自己认识的人。

    最后,才落在了云河的身上。

    “吃着呢?”

    “嗯,刚吃完。你吃过了么?”

    “还没。”

    “那进来吃一口吧。”

    “……好啊。”陈诺扬起笑脸,就这么笑眯眯的走进了店铺里来,然后走到了云河的对面,拍了拍坐在云河对面的郭老板。

    “老郭,辛苦里,毛细,大碗,多加牛肉。”

    郭老板面色复杂的抬头看了看陈诺:“我……这次真给你放一头牛进去。”

    “好啊,我等着。”陈诺笑着回答,然后等郭老板起身去了后厨,则直接坐在了郭老板的座位上——和云河对视。

    “你朋友的手艺真的不错,我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了。”

    “嗯,手艺是好。就是为人抠门了点,每次都舍不得放肉。”陈诺看见桌上老郭留下的半盒兰州,直接拿过来点了一根,回头看了看屋内的众人:“都在呢。”

    磊哥和张林生面色复杂的看着陈诺,磊哥低声道:“诺爷……”

    陈诺摆摆手,示意磊哥别说话。

    然后,他扭过头继续看云河,想了想,道:“要不,让他们都出去吧?你终究找的人是我,我既然来了……”

    “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说!”

    “你是怎么逃过我的搜索的?”云河问道。

    “这里有一个单独的小空间,是我记忆里存在的,类似于空间夹层,我躲进去了。”陈诺倒也不隐晦,很直接就说了出来。

    云河思索了一下,缓缓点头:“嗯,就算你回答了吧。”

    “那他们可以走了么?”

    “不行。”云河摇头的很干脆。

    陈诺摊手:“你这样的顶级强者也这么没风度嘛?”

    “顶级强者就一定要有风度么?谁告诉你的?”云河笑了笑:“能用最直接的办法拿捏你,我为什么要舍近求远?”

    云河的话语非常坦然:“我知道你很狡猾,也知道你不会乖乖听话。

    你很清楚我最想知道的是什么。

    我想知道的是,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是那个家伙的选中者,所以你很清楚,这件事情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我也很明白的告诉你。

    你的这些朋友,都是我窥探了你的梦境意识后,确定了这些人是你心中有重要位置的人。

    然后,我才随机拽了几个进来。

    现在呢,陈诺,你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你回答我的问题,满足我的疑惑。

    要么,我会当的面开始杀人,一个个杀下去,直到你屈服,愿意回答我的问题。

    你知道我是什么存在。所以什么没人性,卑鄙,这些类似的指责的话就免了。

    我們直接进入主题就好。”

    陈诺笑了。

    第四种子这番话,怎么说呢。

    不能说是不要脸,只能说是毫无廉耻。

    不过考虑到人家不是人类,是种子,不必遵守人类的价值观和道德,所以……确实这种指责没有意义。

    “所以……威胁是吧?”陈诺点了点头:“也算公平。不过……”

    “不过什么?”第四种子问道。

    “其实如果你没有拽我的朋友们进来……或许我就真的会被你吓唬住了。”陈诺很惋惜的叹了口气:“但你偏偏做了这么一手……却反而有点多余了啊。”

    云河的目光变了变,嘴角含着笑意:“怎么说?”

    陈诺忽然打了个响指,一道精神力屏障缓缓的出现在了两人的周围,将声音彻底隔绝了下来。甚至因为这道屏障,让原本就昏暗的店里光线似乎都扭曲了一点。

    屋内的人再看陈诺和云河两人,就会发现两人的身影仿佛笼罩在一层奇异的扭曲之下,模糊不清。

    “声音我隔绝了,视线也被扭曲了,现在他们都不会听到我们说什么——读唇也做不到。”陈诺缓缓道:“我们就说点有价值的东西吧。”

    “好啊。”云河仿佛很从容。

    “你实力比我强很多,如果你真的有恃无恐,你根本不需要抓我的朋友进来威胁我的。”陈诺叹了口气:“我思来想去,在想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想到了么?”

    “嗯,一开始我以为,你是为了威胁我,拿我朋友的命来威胁我。

    这个解释很合理,但你实力比我强……你完全可以抓住我,然后用精神来窥探我的意识,这么做虽然麻烦一点——但总比用别人的命威胁我,看起来要更靠谱。

    万一我就是一个冷血六亲不认的家伙呢?

    所以,我忽然就觉得,抓人威胁我……似乎就有些不合理了。”

    云河嘴角的笑意消失了。

    这个时候,后厨的郭老板走了出来,把一碗面放在了桌上:“陈诺,你的面!”

    这一个动作,顿时就让陈诺制造出来的精神力屏障虚晃了一下。

    陈诺笑着把面碗挪到了面前,然后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这么久了,你老郭终于学明白了‘内牛满面’这个成语了。”

    说着,陈诺轻轻一摆手,无数道精神力触角飞出,很快就将屋内众人卷着飞出了这家店铺,落在了外面的街道上!

    云河没有做出任何阻止的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陈诺。

    陈诺咧嘴一笑,拿起筷子先吃了一片牛肉,才抬起头看着对方笑道:

    “你抓他们进来……其实是为了自保,对吧。”

    顿了顿,陈诺又加了一句:

    “因为,这个世界,我是唯一的锚!”

    ·

    唯一的锚!

    这是陈诺想明白后,得到的答案!

    因为自己是唯一的锚,所以,第四种子需要给他自己留一个自保的手段!

    因为,自己是唯一的锚,所以,自己在这个空间里,是有可能对第四种子造成致命的严重伤害的!

    这个可能性,就来自于陈诺自身。

    锚构造了这个世界,定位了这个世界。

    这个世界是陈诺思维记忆中的世界。

    陈诺是唯一的锚,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存在,是架构在陈诺这个支撑点之上的。

    陈诺认为的东西,才会在这个世界出现并且体现。

    陈诺不认为的东西,就无法在这个世界展现!

    而且,这个世界是静止的!不会出现变化的!不会出现更新的!!

    这一点,陈诺在去南极之前,跑去金陵城的城北,那条自己从来没去过的街道,然后看见街道根据自己一辈子的各种记忆碎片随机组合的时候——陈诺就得到结论了。

    而具体到第四种子的身上,这种单一锚的意义就更大了!

    ·

    “我认为你有多强,你在我的世界里,就只能展现出我‘认为的强度’!

    甚至于,因为我认识你,所以你才能在我的世界里存在!如果……

    我忽然不认识了你……那么,尊敬的种子先生。

    以这个世界的静止不能更新的状态来说……

    你就不该存在!”

    陈诺微笑着,继续吃面,却语气很轻松:“所以,在这里,在这个世界里,你虽然是比我强大的种子。

    但是我是有可能在这个世界里杀死你的!

    甚至于,我一下就想到了至少三种杀死你的办法!”

    云河点了点头,然后又笑了起来:“三种么?”

    “第一种呢,稍微有点麻烦,也是做起来最复杂成功率最低的。就是,跟你硬刚硬打。

    在这个世界里,你发挥不出你真实的实力,你只能发挥出‘我认为’的能力。

    我上一次和种子打架是跟神宗一郎那个家伙。而且当时神宗一郎的选中者不在身边,所以,他没有了增幅器,展现出来的实力虽然比我强。

    但,那算是优势,却不能讲碾压。

    也就是说,在我的世界里,我对你实力的‘认知’决定了你的上限。

    我可以和你慢慢的磨,慢慢的打,慢慢的找你的弱点。一次不行打两次,两次不行打一百次。

    总有机会能战胜你——虽然几率并不大,我算了算,最多有三成左右。”

    云河点了点头:“有点道理,确实几率不大……我可能飞快的杀掉你,不给你慢慢磨的机会。毕竟我虽然很想知道那个答案,但危机到我自身安全的时候,我还是会做取舍的。”

    “是的,所以,第二个办法,成功率就高了很多了。”陈诺笑道:“第二个办法就是……从我的意识和记忆里,抹掉你的存在!

    我不记得你,我不认识你……这个完全来自于我记忆的世界里,就不该有你的存在!

    你,就会被这个世界抹掉!”

    第四种子笑了:“那你为什么不做?”

    “因为这个办法,理论上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不容易啊。”陈诺叹了口气:“先不说抹掉记忆这种事情,会对自己的意识造成多大的创伤。

    而且,抹掉记忆这种手法有一个BUG的。

    比如说,我们现在面对面。

    我上一秒钟抹掉自己的记忆,可同时我还在看着你——就等于在持续认知你的存在。

    所以,这就不行。

    就是,必须是在我看不到你的情况下。

    也就是说,我只能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看不见你的人,听不见你的声音,同时也感知不到你的存在。

    然后,我在那种情况下,擦掉自己记忆里关于你的一切认知。

    才有可能引起这个世界的更新。

    而且还容易引起后患。

    封锁记忆这种事情,万一某个瞬间,我想起你的存在了……

    你又会忽然出现。

    我想来想去……这就是你为什么要抓我几个朋友进来的原因了!

    因为我的朋友在这里,他们知道你的存在,他们认知并且感知过你。

    甚至和你有过接触。

    那么,我只擦掉自己的记忆就没用了。

    同样的,我刚擦掉自己的记忆。

    旁边我的一个同伴说:欸?我们刚才面对的那个对手……

    完蛋!认知又被找回来了。

    所以,这就是你为什么会抓我几个朋友进来的原因吧!

    如果抓几个陌生人,说不定我心狠手辣,就把那些人也杀掉,或者直接抹掉他们的记忆了。

    但是,这种事情,我对朋友是绝对下不去手的。”

    云河点了点头:“不错,你确实如同我所听说过的,非常狡猾,而且,也确实想到了很多。”

    “承认了?”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既然你都猜到了,不承认有用么?”云河摇头:“那么,你说的第三个杀掉我的办法呢?”

    陈诺忽然目光一凝!

    他嘴里轻轻道:“都说了,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锚,这个世界的存在,就是建立在我的认知上!所以……如果我不存在了……那么这个世界,就不该存在了!”

    说着,他忽然手指用力,轻轻的捏断了一个筷子,然后,直接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鲜血迸流,很快染红了衣衫!

    “第三个办法……我死!

    认知的主体不存在!

    锚不存在!

    这个世界,就不存在!

    以及……

    你死!

    怎么样,种子先生,要不要和我换命呢?”

    鲜血流淌,陈诺却眉头都不皱,就这么微笑看着对方。

    ·

    【昨天说这本书到后期了……没错啊,都两百四十五万字了啊。

    以及昨天有个比武,这本书的设定为已经端出了四分之三了,还剩四分之一。

    并不是只写了四分之一,当时笔误了。】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