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662章 猛诡时间
作者:我会修空调      更新:2022-03-22 22:43      字数:5192
热门推荐:
    楼道门被人用暴力打开,那金属门撞在墙壁上的声音传入小尤耳中,带给了她一丝希望。

    她之前在电话里听到过那个男人的声音,对方就是想要租下她房子的贾先生。

    本以为陷入了必死的绝境,可就在快要溺亡时,一条绳索却从岸边抛来。

    小尤知道鬼就在屋子里,但她现在没有其他的选择。

    手指握紧,胸口剧烈起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小尤猛地推开柜门:“救命!楼内有鬼!我在这里!”

    她顾不上去拿手机,用最快的速度冲出房间,当她满怀期待跑进楼道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却绝望到让她窒息。

    锈迹斑驳的楼道门完好无损,根本没有人踹开门进来。

    “怎么可能!我明明听到了踹门声!”

    双手抓住了头发,恐惧仿佛无数条毒蛇瞬间爬满全身,小尤几乎快要疯掉了。

    “韩非,你怎么停在这里不动了?我们不是要去七楼吗?”

    “等一等,我总感觉身边好像有东西,你刚才有没有听见求救声?”

    “没有啊!你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那两个男人的交谈声就在小尤身边响起,但是小尤却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就好像两人站在不同旳两个世界,而这栋楼就是两个世界慢慢重合的一角。

    灵感强烈的人或许能够感知到一些东西,不过也仅仅只是感知到罢了。

    “我在这里!我就在你们身边啊!”

    小尤抓狂求助,她拿着自己的手想要拨打韩非留下的电话,却意外发现手机时间定格在了六点零一分。

    “救救我!你们能听见我的声音吗!”小尤的眼泪流了出来,她现在已经没有了哭泣的时间,恐怖的脚步声在房间里响起,一双湿漉漉的鞋印出现在一楼某个房间当中。

    衣柜旁边的镜子映照着鞋印上方,镜子当中有一个陌生男人,他的脖颈好像折断了一般,向下凹陷出一个恐怖的角度,脊骨则朝上延伸。

    他整个人就好像是被绳子吊住脖颈,吊了很长时间,导致头颅和身体快要分开。

    小尤无意间扫到了镜子,她被那男人恐怖的样子吓的魂都要丢了,哪还敢在原地停留,尖叫着,连滚带爬朝楼上跑去。

    楼道门上了锁,楼道也变得无比阴森,在时间被定格之后,这里根本不像是自己之前住的地方,她好像莫名其妙进入了鬼存在的世界。

    “小贾,你真没听到求救声吗?我感觉有人就在我的身边。”

    “你别吓我啊。”

    “我的手好像能够触碰到灵魂,我刚才真的感觉到有人从我身边跑过!”

    那两个男人停顿片刻后,也一起朝着楼上跑去。

    “我就在你们的身边啊!为什么看不见你们!为什么你们也看不见我!”

    小尤疯了一般向上跑,她身后的脚步声不远不近的跟着,那个被吊死的男人似乎根本不担心小尤逃跑,没有活人能够在进入这里之后,活着离开。

    “不对,我们身边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她好像在求救,我隐约能听见她的哭喊声!她往楼上跑了!我们跟上!”

    “你慢点啊!韩非!等等我!我害怕!”

    两個男人的声音紧紧追随着女人,他们似乎在另一个世界和女人同步,一起移动。

    被脚步声逼迫,小尤只能原路返回,她下来的时候,楼道还算正常,等她再往回跑时,公寓楼开始不断老化,就好像被时间遗忘,尘封在世界的角落里。

    墙皮上的裂痕在蔓延,黑色缝隙当中好像有头垂落,偶尔还能看见缓缓睁开的眼眸。

    家家户户的房门都跟之前不同,颜色变深,有的沾染上了清洗不掉的血污,有的门板上贴着黄纸,还有的则被警方用封条封死。

    从进入衣柜再出来,整栋楼都发生了变化,所有东西都跟之前不同了。

    已经被吓崩溃的小尤,哭喊着朝楼上跑,没有一个邻居出来帮她,现在的她完全被恐惧支配。

    大脑无法理智思考,双腿机械般重复着同样的动作,小尤不敢回头,她一口气跑到了四楼。

    这一层的声控灯是坏的,其中有一户人家的门半开着,幽幽的冷光驱散了黑暗。

    “有人在吗!救命!”

    小尤高声求救,她拉开了房门,希望楼内邻居可以帮她。

    但当她探头朝屋内看去时,却感觉身体仿佛被冻僵了一般,全身汗毛倒立。

    那个漆黑的房间里没有开灯,空无一人的客厅当中,只有一台电视机在播放奇怪的画面。

    黑白雪花当中,隐约能看到一个黑色的房子,防止里有七个黑色的小人和一个红色的小女孩,它们互相残杀,撕碎了彼此的身体,然后不断重复着拼合的过程。

    这恐怖的画面让小尤打消了靠近的想法,她根本不敢进屋,扭头朝着更高处跑去。

    来到五楼,声控灯发出猩红的光,将房门两边的白色对联和门心处的白色囍字映照成了红色。

    在经过的时候,还能隐约闻到一股诡异的肉香。

    扭头看去,小尤的脸瞬间变得惨白,那户人家餐桌旁边,坐着一个身穿嫁衣的木偶,它浑身缠满了红线。

    在小尤看它的时候,木偶的脑袋被红线牵动,嘎吱一声直接扭了过来!

    “啊!”

    一脚踩空,小尤的手机掉落在地,那湿漉漉的鞋印距离她已经很近,她根本顾不上捡手机,手脚并用朝楼上爬去。

    接连不断的惊吓和恐惧,让小尤的身心都到了极限,可是她不敢停下,求生的意志让她必须要支撑下去。

    跑过六楼,重新回到七楼,但是小尤不敢进去,她知道那个“鬼”最开始就是在自己家出现的。

    “妈妈没有在屋子里。”

    挂在吊灯上的母亲不见了,小尤内心唯一的寄托崩碎,她的腿愈发无力。

    “最爱我的人不在了,我接下来不知道要面对多少恐惧和折磨,既然这样,我不如自己结束一切好了。”

    往上跑是死路,小尤自己也知道的,她只是在绝望中狂奔罢了,一切都是徒劳。

    小尤没有去八楼,快被恐惧折磨疯掉的她跑回自己家,直冲卧室。

    那里的窗户是她打开的,跳下去就能结束这恐惧,以前她做噩梦的时候、害怕到实在无法承受的时候,她也会去做这样的选择。

    “没错,这不过只是一场噩梦,很快我就能解脱了!”

    打开卧室门,窗口就在眼前,小尤一步步迈出,很快就可以触碰到公寓楼外面的夜空了。

    “尤伊!”

    撕心裂肺的喊叫声响起,小尤回头看向客厅。

    浑身是血的母亲从满地镜子碎片中爬起,扑向了某个地方。

    血液挥洒,一个陌生男人慢慢出现,母亲开始和他争夺起那个带血的手机。

    小尤妈妈的身体远不如那个陌生男人强悍,对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黑雾可以轻易灼烧她的皮肤,但她毫不在意,一边大喊着阻止小尤跳楼,一边拼尽全力想要把最后的灵魂灌入那个手机当中。

    “妈!”

    小尤也看到了为自己搏命的妈妈,那一刻恐惧好像被另外一种情绪压住,她不断发抖的手抓住了房间里的椅子,根本没有多想就跑了过去,狠狠将椅子砸向客厅当中的陌生男人。

    椅子从男人身上穿过,没有对男人造成丝毫伤害,只是激起了男人内心的怨毒。

    满是眼白的眸子盯住小尤,在他分心的这一刻,那位母亲拖着支离破碎的身体钻进了手机。

    同一时间,韩非和小贾冲进七层小尤的房间,他们看着空荡荡的客厅,正感觉不妙的时候,小贾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个陌生人打来了电话。

    “陌生号码?我们接不接?”小贾看向韩非,但此时韩非的表情无比凝重,正拿着刀,慢慢朝客厅里走去。

    见韩非没有说话,小贾随手按了一下接听。

    结果就在小贾选择接听的瞬间,他手机的时间定格在了某一刻,四周温度急速降低,一切东西都在老化,他们好像被“鬼”拖进了某个地方!

    正往前的韩非也停了下来,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身高接近两米的吊死鬼,还有手持椅子快要不行的小尤,轻轻吸了一口凉气。

    “卧槽?!”小贾拿着手机,傻站在门口,他接电话的手现在还在发抖。

    “救救我女儿!我愿意为你们做任何事情!”

    凄惨的叫声同时从小贾的手机和吊死鬼掌心的手机传出,韩非也没有任何犹豫,他的反应速度比那个吊死鬼还要快,一步向前,甩手抽刀,对准吊死鬼的脖颈斩去!

    银芒划过,那个男吊死鬼的头颅直接掉在了地上。

    “快过来!”韩非朝着小尤高喊,他知道那吊死鬼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被解决掉,连续补刀。

    韩非还记得人的要害都有什么,他每次出刀也都是直奔要害而去,但鬼的要害和人是不同的,那吊死鬼就算没有了脑袋,身体依旧可以自由活动。

    “这玩意要怎么杀死?”

    失去了记忆,韩非全凭本能行事,他竭力回想剧本中的鬼故事。

    之前杀死男孩尸体是因为先用仪式把男孩身上的黑雾吸收掉,然后让其他鬼怪把其吞食,现在韩非能依靠的只有小丑送给他的刀。

    “那薄薄的黑雾好像就是鬼的仇怨,这吊死鬼也是一道怨念!想要真正干掉他,首先要把他身上的黑雾给打散。”

    韩非趁着吊死鬼没反应过来,疯狂出刀,他知道自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

    “手机!妈妈的手机!”

    倒在地上的小尤看见韩非和小贾进来,她感觉好像两束光穿过了厚厚的云层,心里重新燃起了一点希望。

    赶紧从地上爬起,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给韩非添乱。

    韩非听到小尤的提醒,挥刀斩断了吊死鬼男人的手臂,可就算身体分离,那吊死鬼的手指依旧紧紧握着手机不肯撒手。

    “这玩意怎么杀不死啊?”小贾在后面大喊:“韩非!注意身后!”

    吊死鬼的魂体被韩非砍的破破烂烂,但在黑雾的帮助下,那只鬼身上的伤口不仅开始愈合,有些地方甚至长出了一些看着很畸形的东西,根本不像是人会有的器官。

    一刀刺穿了吊死鬼的手,韩非拿到染血的手机后,立马撤退。

    “先避一下!”

    突遇怨念,韩非能够在第一时间做出这些反应,已经远超普通人了。

    “快走!”

    三人一起朝楼下跑去,但小尤却说出了一个坏消息:“这栋楼好像被封住了,没办法用正常的办法离开。”

    在三人往下跑的时候,他们听见小尤房间里传出的瘆人声响,好像是一个人把自己的骨骼全部拉开,然后重新拼合一般。

    “小尤,让你妈给房东打电话!问清楚那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藏有这样一个吊死鬼!”韩非也是急了,他刚才一抬头就看见了吊死鬼,这对一个失忆症患者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冲击。

    在吊死鬼异化的时候,韩非三人已经来到一楼,他们试着用各种“开锁”方法尝试,但都无法将楼道门打开,感觉好像整片黑夜都堵在了门外面,非要将他们困死在楼内。

    “不行啊!”小贾看着已经开始砍门的韩非,赶紧劝阻对方冷静:“你们听见那脚步声了没?我怎么感觉脚步声好像多了,那吊死鬼会不会多长出来了几条腿?”

    “没办法出去,那就只能跟他正面耗着。”韩非的心跳非常快,但大脑却十分冷静:“楼内这么多住户,肯定不止他一个鬼,昨晚我们还看见五楼在嫁鬼,真不行就把它往那里引!”

    “但万一我们同时被两个‘鬼’干怎么办?”小贾面带苦笑,他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样的方法对付鬼。

    “对上一个我们是死,对上两个我们还是死,这么想想是不是感觉我们赚到了?”

    韩非不再废话,提刀往上走:“除了五楼之外,四楼那个放电视的房间也很可疑,我刚才在经过那里时,内心产生了一种不一样的情绪。”

    “什么情绪?”小贾紧跟在韩非身后,现在他只能抱紧韩非大腿。

    “好像是怀念。”

    “怀什么?”小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说呢?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好像到家了。”

    7017k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