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六七章 山人到此一游
作者:跃千愁      更新:2022-03-22 16:18      字数:3714
热门推荐:
    和之前去冥海一样,为了约束住儿子,作为赤兰阁主信任旳人,银山河又被派来随行了,对此他自己也很无奈,但面对外人的样子又是另一回事。

    “好玩?”向兰萱对这个说法不置可否,也可以说是将信将疑,笑着给了一句,“但愿如此,最好不要在这里惹事。”

    银山河平静道:“岂敢,向大行走多虑了。”

    向兰萱耸了耸肩,一副不再打扰的样子,转身出去了。

    殿外,其随从迎上了出来的她,陪行在旁,并回头看了几眼大殿。

    款款而行的向兰萱忽道:“赤兰阁的那位少阁主来了,已经用了化名报名参会,说是来参加比试的,这可不像那厮的风格,不知道搞什么名堂,你安排人多盯着一点。”

    随从应下,“是。”

    “会和那几个家伙有关吗?”向兰萱忽嘀咕了一句,脑海中突然闪过了庾庆的影子。

    龙行云和探花郎之间的恩怨不是什么秘密,她这边甚至知道龙行云在海市会过探花郎,至于两者之间发生了什么外人是不太清楚的,但可以想象,以龙大少的为人不会有什么好事,而探花郎能平安归去,龙大少怕是没占到什么便宜。

    据情报说,返回赤兰阁的银山河脸上受了伤,她刚才亲眼确认了,那位的脸上确实有了伤痕。

    她有点怀疑那位龙少阁主这次是冲那位探花郎来的。

    随从试着揣摩道:“大行走说的是探花郎他们几个吗?”

    向兰萱微微点头,“这位少阁主和那位探花郎可是冤家。据我目前知道的情况,那位探花郎的冤家这回来的恐怕不止这一位,怕是要扎堆的出现咯。”

    随从不解,“扎堆?”

    向兰萱促狭一笑,笑而不语……

    楼上窗户缝隙后面,柯燃盯着斜对面的小楼观察,观察着庾庆他们那一栋小楼的动静。

    其实也用不着他亲自这样盯着,他只是偶尔这般,他住的这栋小楼里,其余三人全部都是陆续安排进来的他的人。

    这次之所以亲自盯着,是因为身边轮值的人手不够了。

    “先生。”门外有人冒头打了个招呼,正是小楼里的四位参会者之一。

    柯燃“嗯”了声,门外那人进来了,在旁道:“让我来吧。”

    柯燃反问道:“那胖子怎么了?”

    说到这个,来者有些苦不堪言的样子,道:“跟前几天一样,还在丁区的各个片区的山头转悠,到处乱晃,到处搭讪,不知道他哪来那么多废话,莪刚回来前,他还在‘丁未’区的山头跟几人聊天。”

    柯燃:“那胖子这几天突然一个人到处转悠,肯定有原因,不管聊的什么废话,我要知道聊天内容。”

    来者:“先生,目前的人手做不到啊。您看,咱们就四个人,目标小楼的正面需要人盯着,背面您又指了个人手盯着,现在还要分出人手去盯那胖子,而那胖子是个见到条狗都能搭讪两句的人,要掌握他跟所有人的聊天内容太耗时耗力了不说,这样搞下去咱們肯定要引起所有人怀疑的。”

    柯燃皱着眉头,“那胖子有这么啰嗦?”

    来者连连点头,“废话真的很多的,若非要掌握其聊天内容不可的话,起码得再增加三个人跟进不可,否则一两个人又要跟踪又要确认聊天内容,根本倒不过来。还有一个办法,直接让昆灵山介入帮助,肯定能把那胖子聊过的每一个字都记下来。”

    柯燃当即抬手打住,让昆灵山参与这事不合适,大行走已经明确交底了,是她个人好奇那几个家伙在干什么,遂警告道:“这事自己弄,未得允许不要假手任何外人。”

    来者只好作罢,“是。”

    柯燃偏头看了他一眼,“跟了几天,除了废话聊天,一点有用的情况也没得到吗?”

    来者立马想起什么似的,“对了,还真探到了一些比较特别的情况。那胖子逢人就搭讪聊天,被他遇上了几个从这边山头搬走的人,那几人一听胖子是‘丁寅’区的人,都提及了同一件事,都说是惹不起禅少庭才搬走的,居中施压逼迫的人都是那边的萧长道和吴容贵。”

    柯燃奇怪,“禅少庭干这种事干嘛?”

    来者道:“开始听了个别人的说法,我也以为是禅少庭仗势欺人,后来陆续听了几个人同样的交代后,感觉有些不对,感觉禅少庭可能也被萧长道和吴容贵给坑了,那两个家伙好像才是真正仗势欺人的人,在狐假虎威,好像在利用禅少庭逼走‘丁寅’区这边有实力的竞争对手。那胖子打听了这么多,应该也察觉到了那两个家伙做的手脚。”

    这么一说,柯燃就懂了,无非是因为名利,对此他并不上心,事不关己,无意介入……

    山脚下,一棵大树,南竹一个侧身迅速躲在了树后,屏气凝神之余,又在悄悄打量四周,怕有人会看见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

    虽然并没有干什么,也怕昆灵山的人看到了不好。

    好在四周环境清幽,并未发现任何异常。

    稍等,他又慢慢伸头,悄悄绽露视线往外去瞅,只见一个约四十岁左右的昆灵山弟子边走边打量着四周,朝一块坪地上的大院子走了去。

    那人到了院子门口又转过身看了看四周,才放心走入了院内。

    南竹这才冒头现身了,快步过去。

    到了院子门口,他往里冒头一看,发现院子里空荡荡的,屋檐下有几间房门,看格局此地明显是个仓库,难怪此地这么冷清。

    联想到对方的身份,来这种地方倒是不足为怪,关键是房门都关着,刚才的人不见了。

    他也不知道人进了哪间房,想踏足进院子里查探,又怕被发现,犹豫再三后,他干脆撤步,顺着院墙绕到了院子侧面,蹑手蹑脚地挨着墙根一路仔细探听着。

    在外面绕了大半个院子,猫着身子从一间窗口下过时,忽听到里面有哼哼唧唧的声音传来,偶尔还有嘀咕对话,侧耳细听,隐约是男女之间的动静。

    身为过来人,感觉这动静有点刺激,猫在窗户下的南竹挠了挠耳朵,想看看怎么回事,又无从下手,这都是修士,直接捅破窗户纸那套肯定不行,肯定会被发现。

    后记下了这房间的位置,他又绕回了院子门口,这次放心大胆地直接走了进去。

    目光计算着方位,确认了之前偷听的房间位置,摸了过去,蹑手蹑脚接近了,靠近门口旁听了一会儿里面的动静,确定没错,才悄悄退到了隔壁的房间门口,因之前见这里的门未关紧,此时用手托住门,运功稳住,不让其发出声音,慢慢将门挪开了。

    换了平常,他不敢这么大胆,现在估摸着院里人的注意力也不会在外面,估计院里也不会有其他人在,否则房间里的人大概不会白日里这般,故而敢大胆接近。

    他侧身悄悄摸了进去,发现里面是间账房,桌上摆着笔墨纸册之类的。

    他自然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他只想知道隔壁房间是什么情况,是什么人。

    摸到墙板前,趴在墙缝前,目光奋力往里钻,奈何墙板间的缝隙太小,他又不好扩大,只能是一道道墙缝换着往里瞅。对面的光线也不太好,稍大的墙缝里也只瞅到似乎有一顶蚊帐,然后里面好像有一对男女在互相抱着啃个不停,肉乎乎的,明显都脱光了。

    没一会儿,里面搂在一起的男女便干起了更刺激的事情。

    奈何墙缝太小,压根看不清隔壁的情形,声音倒是听的很清楚,南竹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眼珠子塞进墙缝里去的样子。

    最后实在没办法,隔壁乱七八糟的声音也不想听了,听多了怕上火,总之确认了隔壁在行男女之事便可。

    他悄悄撤离,经过桌案前时,瞥到笔墨纸砚,略怔,目光闪了闪,感觉那个“钱五同”鬼鬼祟祟的,跟隔壁女的不像是正常男女关系。

    钱五同就是他一路跟来的昆灵山弟子。

    他也是到处乱逛,不动声色的到处打听之下,才知道“丁区”有专门的车辆来往昆灵山宗门那边,专司运送划拨的物资或消耗品之类的,而这个钱五同就是三名驾车的运送人员之一。

    于是他就想拐弯抹角的认识这个钱五同,谁知人还未接近认识,便发现这位行为有些鬼祟,不知道想干什么,他好奇之下就想跟着看看,做梦也没想到会看到这一幕。

    此时一番琢磨后,他轻轻提笔蘸墨了,在纸上写下了“山人到此一游”四字。

    轻轻搁笔,轻轻掀了那张纸到手,悄悄出了门,悄悄摸近了有动静的房间门口,听了听里面的激烈动静,将那张纸轻轻插进了墙缝里,免得被风吹走,然后悄然退去。

    出了院子后,他方大步走远了,不过并未直接离开,而是悄悄爬到了附近的山头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后,地上捡了块石头,挥臂猛力扔了出去。

    他要确认一下那房间里的是不是钱五同,毕竟没看到钱五同进那间房间,同时也想看看那个女人是谁。

    石头呼一下飞跃几十丈远的距离,飞向了那座院子,啪嗒砸在了屋瓦上。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