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祂不是天尊
作者:南瞻台      更新:2022-04-01 12:59      字数:9190
热门推荐:
    当虚空破碎。

    其中的广阔空间显现出来。

    只见那一处虚无之所,澎湃的奇妙力量在里面萦绕着,化作种种光点,飘飞在其中。

    而这许多观点这来源于这一处虚无之所正中央。

    虚无之所正中央,有一件神秘的宝物悬浮在高空中。

    太白看到那一件神秘宝物,眼神瞬间有所变化。

    因为他已经感知到澎湃的血脉力量也从那一件神秘宝物中流转出来。

    一种种奇异的威能,疯狂的涌入他的脑海, 让他浑身上下的人族血脉都逐渐变得澎湃起来。

    这种感觉,太白并不陌生。

    甚至不过几息时间之前,纪夏就已经感觉到过这种异样之感。

    就在光幕景象上,出现那一具巨人尸体的时候。

    如今,光幕上的巨人尸体已经消失不见。

    太白身上激荡的血脉刚刚停息下来,可当纪苏破开这一处虚空, 露出其中的宝物之时。。

    太白在这一瞬间,便回归刚才。

    “这是什么东西?”

    太白睁大眼睛, 凝视着那一处虚空。

    纪苏轻轻挥动衣袖。

    却在那虚空中诸多光点消失不见,萦绕在其中的许多大道波动,也在刹那间消失了。

    那一件神秘灵宝,就这样完全落入太白的眼中。

    “砰!砰!砰!”

    似乎是以纪苏的神元为引导,那神秘灵宝之上,也开始传出一道道声响,传入太白的耳朵中。

    无数声响和落入太白眼眸中的神秘灵宝莫名的契合。

    太白也终于清楚的看到,散发出无数大道波动,迸发出诸多玄妙光点的神秘灵宝,竟然是一颗……跳动心脏。

    这颗心脏与常人的心脏无异,甚至大小都没有出奇的地方。

    这颗心脏已经没有存在它的肉体, 也没有源源不断的血液从中流出,但心脏却还在勃然跳动。

    跳动的声音,充满了某种力量, 仿佛来自于亘古,甚至仿佛来自于亘古之前。

    可怕无比的威能化作一道道烟雾,覆盖在心脏的周遭, 让太白叹为观止。

    因为即便是那些烟雾,都充斥着极端可怕的能量, 倘若那些能量被点燃,能够爆发出来的力量,也许足以媲美亘古强者的一击。

    而这也仅仅只是太白的揣测。

    “就是一颗……人族强者的心脏?”

    太白联想到自身澎湃的血脉波动,不由猜测。

    纪苏却郑重的摇头:“我不曾知晓这颗心脏的主人究竟是何种族,但也许……并不是人族。”

    太白一头雾水。

    他身为人族第三境强者,对于自身血脉的掌控力,已经达到空前的程度。

    对于诸多人族古老血脉也颇为了解。

    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自身的人族血脉已经与那虚空中的心脏沟通,其中涌出的力量波动都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这样的背景下,太白几乎认定,这颗心脏是人族强者的心脏。

    但当纪苏语气迟疑,道出自己的猜测。

    太白也瞬间联想到方才光幕景象中显化出来的那一具巨人尸体。

    一瞬间……

    太白睁大眼睛,死死盯视着纪苏。

    纪苏神色不改,微微点头。

    “我走入那一处混沌天地,游历大端罗界未曾被开辟出来时的广阔虚空。

    其中,时空的规则拘束于我,让我根本无法做出多余的行动。”

    “可当我来到这一处光暗之地,我身上流淌出来的神元俱都已经恢复。

    所以……”

    纪苏说到这里,语气莫名有些诡异。

    “所以,我试着炼化了那一具巨人尸体!”

    纪苏一言既出,太白脸上的震撼几乎难以掩饰。

    “炼化了……那一具神秘的巨人尸体?”

    太白重复纪苏的话。

    纪苏默然点头:“巨人尸体来历莫名,其中蕴含能量实在是太强了,但是……我之前游走虚空,经历了许多个时代,也曾经踏入道阙,登临第三境,见证过许多隐秘。

    我却从未听闻这天地间,还有这么一尊巨人尸体。

    以巨人尸体中蕴含的能量,几乎已经超越了极限,我甚至怀疑,巨人倘若活着,且先不论境界,他所拥有的战力必然强盛之极,即便无法和天尊比肩,也一定是无上道君那般的存在。

    这等的无上机缘,我却从来未曾听闻。

    于是……我准备将其藏起来。”

    那颗神秘的心脏还在跳动,即便是跳动的声音中,都蕴含着种种大道,令人震撼。

    倘若有强者细细参悟,其中也包含着汹涌的明悟,足够让强者变得更强!

    “我将那巨人尸体整尊真身,将其中无比可怕的能量,以及无数大道,全部炼入了他的心脏中。”

    纪苏说到这里,似乎发觉不妥,又摇头道:“与其说是炼化,还不如说是装入那心脏容器中。

    即便是以我现在的战力,都根本无法完整的炼化巨人尸体。”

    太白眼神有些麻木,点头间若有所思。

    “而在混沌的时代里,那一处世界却不知为何,早已经被开辟出来。

    被开辟的世界中,累加了许多空间。

    于是你便将心脏埋入了那许多空间的深处。”

    太白明白了纪苏的做法,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所以此时此刻,这颗心脏已经在这一处空间里度过了十几亿年的时光?”

    纪苏先是颔首,然后又摇头。

    “也许是更加漫长的时间,混沌时代无法纪年,我游历的时间太短,根本不曾知晓大端罗界之前的混沌纪元究竟长达多少年。

    也许仅仅有数千万年,也许长达数亿年,甚至很有可能更加漫长。

    而那些先天神灵诞生的时间有前有后,就连他们也不知晓混沌纪元究竟起源于何时。”

    “而如今,我已经从芜天神树中取回了我的记忆,是想起了无数岁月以来我的使命。

    我便要回归这一片光暗之地,亲手取回当时我埋葬在这里的……这颗心脏。”

    纪苏说话间,轻轻的探出手。

    手掌上,一道道光芒流转出来。

    那些光芒中蕴含着的神元,就这样慢慢的落入那一处虚空。

    澎湃着浩大能量的神秘心脏,仿佛是感知到了这些神元。

    出乎太白意料的是,原本散发着怦然波动的神秘心脏,竟然在这一瞬间安静下来。

    就好像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灵兽,甚至许多能量符文,都化作一道道流光,缠绕着纪苏的手掌。

    “混沌年代,我陪伴了你不知多少岁月,现在,你和我再度重逢,就要助我一臂之力。”

    谷栧

    纪苏喃喃自语,身上并没有迸发什么奇特的力量。

    但是,那颗心脏却仿佛有灵,就好像诞生了生命一样,操控的神秘能量,漂浮于虚空,进入了这一方光暗之地,最终落在了纪苏的手掌上。

    纪苏脸上露出些许笑容。

    翻手间,那心脏就这样悄然化作一道符文,消失不见。

    但是纪夏右手手背上,却多了一个简易的印记。

    恍惚间,那剑意的印记却还在跳动,也散发着微弱的光明。

    就好像是一颗微小的心脏!

    纪苏收回心脏,眼神也猛然间变得更加深邃。

    太白还顾不上其他。

    因为他发现虚空中的光幕景象,原本已经变得一片模糊。

    下一瞬间,光幕中的光暗之地,澎湃的光明与黑暗凝聚过来,进而开始构筑一种神秘生物……

    光幕上巨人的尸体已经消失不见。

    纪苏也正打算离开,他转过身来,正想要看一看那神秘生物的刹那。

    整座混沌虚空却猛然颤抖,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入其中,爆发出刺目的光芒。

    紧接着,原本包裹在纪苏身上的时光之力,瞬息间消退。

    纪苏的身影,就这样缓缓消失在光暗之地,也消失在那光幕景象中。

    太白猛然看上纪苏。

    纪苏身上银袍飘动,语气中也带着些许遗憾。

    “我并未看到那光暗之地中的奇异力量,究竟造就了何等强大的神秘生灵。

    我这次前来光暗之地,其实也想要寻找其中的蛛丝马迹,只是……光暗之弟仍旧如常,不曾残留下任何线索。

    这……也让我颇为遗憾。”

    太白同样感到遗憾,旋即他眼神中迸发出一道光芒,目光瞬间变得灼热。

    “也许,便如同传说一般,光暗之地乃是天尊的起源。

    那数不胜数的光明黑暗大道,所造就的生灵便是无上天尊,是混沌天地、大端罗界、乃至无垠蛮荒……这种种时代中,最为强大的先天神灵,也是第一尊人族。”

    纪苏却默然摇头。

    “我没有在那一位即将诞生的生灵躯体上,感知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人族血脉波动。”

    “祂不是天尊。”

    ……

    无垠蛮荒中强者无数,无上大世界的底蕴即便已经破碎,传承大端罗界的无垠蛮荒一旦融合本源,也仍然充斥着无数可能性。

    当这些本源变为碎片,坠入无垠蛮荒天地,被许多天骄、许多古老的强者获得。

    那么,这些古老强者将会变得空前强大,也会变得空前神秘。

    无昼大魔虽然诞生于大破灭之后,但他诞生于毁灭与杀戮之地,乃是最为恐怖的魔头。

    这等魔头也曾经感知世界本源碎片的明悟,自然知晓绝不可小觑获得了世界本源碎片的先天神灵。

    可尽管如此……

    他却从来不曾猜测到,胥泽竟然早已经累积了足够的底蕴,能够轻而易举的强渡风灾,承受一灾二祸,稳稳利于星君境界之上。

    “任何想要悖逆无昼天者,俱都要被镇压。

    我不知你究竟在谋划着什么,可时至今日,无昼天仍然至高无上。

    无垠蛮荒需要日寂,你心中既然有筹谋,那我便将你所有的筹谋,都击碎。”

    无昼大魔身躯周遭浮现出可怕的异象,无尽的神魔从虚空中陨落,伏尸在诸多星辰之上,神血飘零,天地震动……

    一只大魔也从中应运而生,带着无尽的恐惧。

    这些异象不仅充斥于虚空。

    也充斥于无昼大魔每一寸躯体之上。

    无昼大魔此刻的真身看起来是实体,但仔细看去,却无形无象。

    浓烈的黑暗雾气,从中迸发出来,让周遭的虚空俱都裂开了。

    爆发出万丈黑光。

    无昼大魔便在这黑光之中就是在原地。

    刹那间,他又从另外一处虚空中走出,来临胥泽的头顶。

    时间仿佛已经停滞。

    在几乎停滞的时间中,无昼大魔狠狠击出一拳,惊世的魔光缠绕着他的魔拳上。

    周围种种大道瞬间被击碎!

    无数的灾祸,萦绕在这些磨光上。

    狂烈的暴风席卷而来,将要吹散一切,这便是第三境强者的战力。

    能够轻而易举席卷一切。

    在这等力量下,不朽的存在都要去朽坏,不灭的神灵寿命都要被吹去,已经刻入虚空的大道都要被磨灭。

    胥泽仍然站在空中,抬起头颅的同时,眼中两道金光浮现,身后又有一只三足金乌的虚影绽放开来。

    灼热的太阳光芒弥漫而出,震动世间。

    “轰!”

    金乌神光璀璨,发出璀璨的火焰纹路,完全覆盖在胥泽的身上。

    胥泽身上闪着流光,举起右手……

    就好像太阳炸裂,这开辟出来的战场陷入黑暗,瞬间又有炽盛的光明迸发出来。

    “在毁灭与杀戮中诞生,你不过是那些幕后存在塑造出来的可悲傀儡。

    你甚至没有真灵,你所谓的记忆,都是由于更加古老的存在所赋予。

    而你却仍不自知……

    这些记忆造就了你的思维,可你却并不知晓你体内那些毁灭与杀戮之力消耗殆尽之后,你也会随之烟消云散!”

    那光芒中流转着胥泽的声音。

    光芒扩散,和无昼大魔那恐怖的一拳碰撞,光雨绚烂,虚空被打碎,混沌气从中喷薄出来。

    无昼大魔对于胥泽的话语,没有丝毫反应。

    “想要动摇我的道心?”

    “你只是光明神河中诞生的小神,而我却起于毁灭、杀戮。

    光明神河已经破碎,你即便获得本源碎片,一灾二祸星君之境已经是你的极限。

    你没有资格评价我,也根本无法看透我。”

    “不要再胡言乱语了……”

    无昼大魔魔音阵阵,他身后一张张肉翅铺展开来,强大无比。

    凶戮的光芒,从他眼中射出。

    他从虚空一抓,两把宙不朽道境魔刀被他抓在手中。

    刀光弥漫,不祥和诡异也随之而来。

    “你将化为我都傀儡,等我镇压了你,便以你为先锋前卒,扫清无昼的道路,磨灭太苍,斩去纪夏!”

    “你也应当为之振奋、感激,你曾死于纪夏之手,我将为你复仇。”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